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Endless Road - Fool Again

風逍遙回到軍事星的那天,正好白日無跡的死訊再次傳來,理由是謀殺歲無償將軍,拒捕叛逃時被當場擊殺。 兵長聽到當下第一個反應是轉頭去看軍長,放羊的孩子玩得次數多了,就算是神經再大條的人也難免會有點警惕。 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失去戰友袍澤的經歷,從一開始的傷痛無法釋懷,到後來的瀟灑痛飲遙祭一杯以此為念,這其中的轉換,軍長與尉長厥功至偉。 最初那次,是和兩支小隊一起到帝國邊疆的商業星去出任務,那時還年輕氣盛,仗著身手超凡,他孤身潛入主城地下拍賣會刺殺了任務目標,卻引來全城戒嚴,配合他的那支小隊在他的帶領下順利離開,另一支卻全軍覆沒,領隊的正是尉長白日無跡。 回到百戰勝營知道這件事的他把自己關在酒窖裡三天,沒有風月無邊,只能把滿牆的劣質紅酒喝個甕底朝天。 當然,沒有醉。 然後半年後,他跟隨軍長出使另一個商業星,卻在接待行館看見詐屍的尉長白日無跡。 他以為是自己酒喝多了眼花,「啊?老白……原來老白有雙胞胎啊?」 尉長向軍長行了舉手禮,「報告,白日無跡與潛行十三支臨時小隊完成任務歸隊。」 「什麼!你是真的老白目!」兵長衝上前一把揪住他的領子,「你真的沒死?」 尉長往兵長身後的軍長看去,軍長伸手比了個三。 尉長掙開兵長的手,淡淡道:「聽說你以為我死了,躲在酒窖裡哭了三天。」 「什麼哭!誰哭……。」兵長順著尉長的視線轉頭,正好看見軍長來不收回的三跟手指頭,當下青筋與黑線齊飛,「老……大……。」 軍長默默收回兩隻手指頭,只留下中指,朝向尉長。 「這是保密任務。」他瞥了兵長一眼,道:「所以就算你把配菜的酒都喝光了,也不能讓你知道。」 「什麼保密任務需要到裝死啊?是想瞞過誰啊?」兵長轉頭看看軍長,又看看尉長,兩個傢伙默默相對無語,似乎已經把情報透過終端交流完畢了,「你們又在耍我就是了?」 雖然有些氣憤,看見朋友無恙,到底還是開心的多。當然以兵長的個性也不是睚眥必報的那種人,否則鐵軍衛上下也不會以整他為熱門娛樂之一了。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第二次是和敵軍正面交鋒,兵長可沒再犯錯,可是敵眾我寡,要不是他拼著醉生夢死後遺症發作也要衝鋒陷陣,差點就撐不到軍長來援,所以第一波偵察兵有去無回也是意料中的犧牲,陣亡將士名單都擬好了,誰知道白日無跡根本就不在裡面呢!? 第三次是改換身份潛入帝國轄下的諸侯封地,白日無跡這次乾脆半路失蹤,把人弄丟的風逍遙差點要回家給軍長跪了,要不是後來老白升了官直接去當鐵軍衛後勤的總聯絡官,他還不知道要被坑多久。 後來第四、五六七八次的死訊就不關他的事了,一邊心裡默默擔心,一邊嘴上喝著酒吐著槽祝好友一路順風來生再見,然後過個一陣子,就會發現小鬍子鸚鵡毛又活跳跳的出現在眼前,煩不勝煩地用各種八卦眼神來轟炸人,簡直恨不得他快點再去詐死。 久了以後,就會下意識的以為,尉長有十八條命,怎麼死都不嫌多的,替他哀傷都多餘。 可是這一次,軍長一如既往看不出心思的沉默外表下,卻隱隱散發著,大概只有他能察覺到的怒氣。 盛著風月無邊的酒杯裡,冰塊搖晃作響。 --所以,這一次,是真的? 可是他已經無法再像十幾年前那樣單純直率的為逝去的生命痛哭一場,只能各種鬱悶憤怒的把軍長多給他的一整瓶風月無邊,都給一杯一杯喝下肚,連軍長都一起陪著喝悶酒了,尉長是在帝星被殺的,怎麼可能像以前一樣是詐死? 他想軍長會憤怒,是因為尉長不是死在戰場上,而是死在那些令人嫌惡的權謀陰私之下吧。 對於一個戰士而言,那是最慘淡不過的收場了。 而遠離了權謀中心的這群軍人,卻對此,無能為力。     ※    ※    ※ 「這是新任的代理聯絡官。」 「老大你們又耍我呢!」風逍遙指著面前的年輕人,白面無鬚、頭髮也沒那樣雜亂的香草焦糖冰淇淋色的鸚鵡毛,整整齊齊的小年輕模樣,活脫脫的就是十幾年前還沒當上聯絡官的、年輕時候的白日無跡。「你不要告訴我這家伙叫白目無跡,是老白的私生子啊!」 年輕人無視他的咆哮,對著軍長默默行了個舉手禮,那姿態那眼神,那討人厭的樣子,根本就跟小鬍子如出一轍。 「這是小白,以後你們會有機會共事。」軍長點點頭,示意他先離開。 等到年輕人離開辦公室帶上門,軍長才對兵長說道:「他是老白的克隆體。」 「騙肖仔!十幾年前就埋的梗啊?」兵長一臉你耍我呢的煩悶,「克隆體那麼好做,那怎麼不弄整個軍團的情報官,別說帝國,放去聯邦都能煩死所有人。」 「因為……這個。」軍長站了起身,伸手捏捏兵長的後頸。 「怎麼可能?」風逍遙一愣,「他怎麼可能是……。」 而軍長只給了他一個高深莫測的眼神。 於是他就信了。 一如既往的,無怨無悔的信了。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後,他繼任了鐵軍衛的軍長,早就在各種政務繁忙中忘了老白小白的區別,那位已經長出小鬍子的總聯絡官才告訴他,根本沒有什麼克隆體,他只是再一次,又被軍長和尉長給聯手騙了而已。 「我再也不要跟你們這些影帝共事了混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