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第14屆師大布研公演遊記

看完這齣劇的當下我心想:

啊~好少槽點啊怎麼辦,回家遊記不知道要從何吐槽起怎辦……。

結果……事實就是……等我回想起件事的時候,我已經寫了七八千字…而且才寫到下半場剛開始!!

=皿= 究竟是腫饃一回事呢……_( :з」∠)_



前情提要: 好不容易在前幾天聯絡上了某荒,終於確定好要去城下一聚,那就乖乖出門別偷懶吧~~

中午和叛叛到永安市場捷運站外的義大利麵店吃了午餐,順便討論一下腦洞跟坑(噗)
下午找了茶館坐著等晚上的公演,結果四五點天就暗了瘋狂下大雨,所幸到晚上就放晴了。



今年的師大布研公演劇名叫「策」

若要取個別名我想會是「雙雙對對好基友」

或稱為「人人都有好基友、獨獨大哥我沒有」、「是誰殺了九方策?就是你!不是我!那是誰?!」、「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USB隨身碟」、「大容量儲存器只要學了這招你就能擁有」、「我在熾冽天武當掃地阿伯的日子」

如果說去年的『十六年前一個告白引發的血案』是小清新晉江女主文,勇敢果決的女主護衛著小白花男主打敗母親大魔王的故事。

而2011年的『我有幻術我最強』是起點女強文,配上瓊瑤主配角群們共發你說什麼我不聽之術、橫掃了觀眾的忍耐度。

那麼今年它就是個看起來好像很中規中矩無法挑剔、但爆點卻不少的武俠劇。

沒有煩躁冗長到讓人焦躁不想看的推理(時間上也不允許)、意料之外卻也是情理之中的結局,而男女主角的感情戲是篇幅不多卻也不會讓人覺得突兀的小清新,流暢的情節推演甚至回想起來有些片段不這麼銜接還不行,槽點和主角的亮點都不缺。

雖然相較之下,主角們的亮點都被平均掉了沒有誰特別突出,但是雙雙對對好基友嘛,有這麼多組任君選擇,總會有合君口味的~A_A

不管逼欸樓、居欸樓、逼居什麼的統統多種口味一次滿足只要君懂腦補唷~

總之幸好我沒有偷懶沒去看,嘿嘿嘿。



故事一開始,是一對師兄弟參加九方王爺府舉辦的比武招親擂台,師兄冷鋒月人稱大冰山、師弟炎雲安人稱阿全…啊不對那是演員,人稱小太陽(不要給人家亂取綽號喇),兩人正在擂台上對決。

兩人無論是名字功體個性設定、或武學招式,全是對稱的冰與火,只差造型沒有一藍一紅了,此乃本劇出場第一對好基友,合稱月月安。(ㄍ

是不是看到對比的設定還有師兄弟就萌了?
一個爽朗健氣、一個不講話偶爾開口便是吐槽,是不是很萌?!
通常這樣的雙主角註定都是要來爭霸女角的啊!你看他們一開始就打上擂台了~~

NONONO,先別急著下定論,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師兄弟兩人打著打著,打出興致了完全忘了這是比武招親的擂台,打到大招都出來了!
(某荒:等等你們真的是在性命相拼嗎?(爾康手))

就在此時,突然跳出了一個蒙面人阻擋在他們之間,還接住了他們倆同時放出的大招,並且把招式當成躲避球一樣扔回去給對方!
(蒙面人:自己的大招自己吃喇!!!!=皿=)

小太陽和他的師兄都驚呆了,除了師父之外居然還有人可以接下他們的招式?

臥槽這哪來的高手啊?!
蒙面都只有蒙上半臉把頭包著、衣服沒換下巴跟頭髮都露出來了,東瀛的忍者小偷嗎?

於是被激起戰意的月月安挽起袖子準備和蒙面人大幹一場,三人酣戰半途,突然聽到有人尖叫,貌似是九方王爺府的主人九方策遇害啦!

九方策九方策,九方策的策就是這初劇名的策,一開場人未現身、只遙喊了一句比賽開始,結果一個轉眼,就!趴!了!
(某織:NOOOOOOOOO我才想稱讚這王爺的聲音好好聽他怎麼就趴了??!!這不科學!!!!)
 



頭一個飛奔至命案現場的是九方策的女兒,王爺府千金九方蓉,方才從擂台上跳下來隨手把蒙面布巾扔了的九方蓉!

傳說在比武招親的情節裡,要被嫁掉的姑娘要嘛一開始就自己跳上台守擂、要嘛就是最後一定會跳上擂台,果真不假。

--九方蓉跳上擂台阻止師兄弟兩人,大概是覺得這兩個死傢伙在老娘的擂台上打得基情四射這樣對嗎……啊不是,她只是想把歪樓的師兄弟打斷而已,這是老娘的招親欸!要比試回你們師門廣場去打,來人家場子歪樓算什麼?!

叮咚!第一個MARK點:九方蓉是會武功的,而且可以同時接下主角師兄弟兩人不算太大的大招再扔回去。

跟在九方蓉身後抵達命案現場的師兄弟二人,發現死者所在的密室…啊不對,是現場,充滿了冰與火的痕跡,而除了他們師兄弟二人,只有身負離坎天決的師父會這些招數,情況看起來對他們門派「熾冽天武」相當不利,一方面會被受害者家屬懷疑,另一方面明顯是加害者在嫁禍。

接連抵達的是王府少主九方尋,九方蓉的大哥,再來是九方蓉的丫鬟沐兒

九方尋一看到沐兒沒跟在妹子身邊就訓斥了幾句。
--怎麼沒把小姐看好呢?看她亂跑到哪邊去了!臉綁那樣跳上台跟兩個男的打架能看嗎?!

其實看到這裡某織是有些疑惑的,因為劇情發展之後就會開始猜測誰是兇手、誰在偽裝,少主對待妹子的方式有一些強勢和不自然,可能是真的要保護,也可能是不想讓她知道參與太多壞了大事,於是甫出場、沒有好基友的少主得到了某織發出的第一張懷疑黃牌。

丫鬟沐兒表示她在台下撿小姐弄丟的帕子(莫非是拿來蒙頭蒙面的那條?XD)才沒跟上,而小姐則說剛剛在台上跟冰火兩師兄弟打架,而且台下還這麼多觀眾在看,兩師兄弟顯然是無辜的。

沐兒說她撿帕子的時候有看到黑影晃過去,莫非那就是兇手?

(有點忘了是這段還是下一段才說的,總之目擊證人通常是第一個被殺的,恭喜沐兒得到本節目第一枚死旗,我們給她拍拍手~)

九方尋表示雖然月安師兄弟有不在場證明,但是父親的死的確是和熾冽天武的絕學脫離不了干係,雙方不歡而散。



家裡方才發生了命案,方才打架時十分強勢的九方小姐,此刻卻像個NPC一樣蹲在草叢旁邊哭(?),問了話只會回答:「嗚嗚」

神煩的爽朗.陽光.男主角安安,鍥而不捨的上前詢問了好幾次,終於得到嗚嗚之外的回答:

「……父親……嗚嗚……。」

就在大冰山師兄忍不住想開口吐槽的時候(並沒有),突然兩道冰與火的殺氣席捲而來!

本劇第二對冰與火的好基友出現了!是兩個妖道角,拿著大刀跟榔鎚、頭髮跟臉都花花綠綠的妖道角,他們是冰饕火餮,以下簡稱妖道角或殺手們。

妖道角殺手的特色就是一出場就喊著那誰誰誰納命來,縱然有氣魄十足的出場詩號,也無法掩蓋兵器和造型為他們帶來的妖道角屬性!(夠了)

護著女主角的師兄弟們驚呆了,這等熟悉的冰與火之氣,明明就是他們家的獨門絕學,什麼時候變成妖道角也會的大路貨了?(你是要喊幾次妖道角啊神煩)

兩人奮力掩護著武力值因為不在狀態而歸零的女主角撤退之後,妖道角居然還大罵他們違背師門、等著被制裁吧!


叮咚!嫌疑犯出現的警報聲響起!妖道角們明顯就是幕後主使者那掛的,甚至有可能就是殺害九方策的兇手,看吧!用人家的武學還冒充人家師門,只是礙於他們妖道角的身份,明顯只是個打下手的,不可能是幕後主使者,所以只能得到兩張黃牌。

師兄弟滿頭霧水也知道情況不好了,小太陽安安掰著手指頭數:「我們師門,也才師尊、師兄,還有福伯三個……。」

大冰山師兄摀臉,戳了他的傻師弟一下。

小太陽:「喔對了還有我!」

女主角被他逗笑了,臉上開了兩朵小花。

這時候,女主角的好姬友沐兒飛奔而來:小姐姐姐姐姐----

金剛芭比沐兒一奔上來摟住小姐的肩膀就開始:「小~姐,嗯?妳在跟兩位少俠聊天啊?」
(某織與叛叛都一同抽氣…)

那語氣、那調侃,配上倏然轉換的趣味風配樂,神煩啊!!!!!!!(稱讚意謂)


你確定你是王府千金的婢女而不是隔壁街春花樓出來的頭牌嗎?那種『嗯?人客官你怎麼還不來嘛』的撒嬌聲音是想逼死誰啊!!XDDDD

說真的這婢女的聲音……超煩,神煩XDDD,聽了一直起雞母皮,要是梅香塢的鶯鶯燕燕講話是這種調調,恐怕不只是蕩董迷上戀紅梅,整個魔世都要栽在那裡吧?調戲度幾霸婚啦!

在劇中,與女主角情同姊妹的丫鬟這種角色,通常是推動男女主角感情進展的重要主力,這不方才還坦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的男女主角,這下被她這麼一鬧,都有些臉紅心跳不對勁了。

二男一女,哪個才是正主呢?

於是師兄就在沐兒充滿奸情的掃視之下很沒義氣的退了一步:「師弟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先回師門去!」

小太陽安安:「NOOOOOOO濕兄你怎可放我一個人----」

女主角招架不住閃身躲進王爺府,而邪笑的丫鬟一個箭步踏上前、伸手摟住了男主角的肩膀,流氓笑:「少~俠,我們小姐很不錯吧?聘金打算包多少啊嘿嘿嘿?」 (不要亂改人家台詞喇

姑娘你哪來的金剛芭比啊?!居然比男主角還高出一個頭,男主角在你身邊都顯得小鳥依人啊!難怪王爺府沒給小姐配備護衛,原來是有個武婢啊!



同時,王府裡來了一位客人,一位十分不客氣的客人,自稱酒浚仁醫呂華卿,乃是被害者.王爺.九方策的好基友。

本劇第四對好基友出現,至今孤家寡人的九方少主四十五度望天表示憂桑。

呂華卿身穿紫衣,頭髮是香檳葡萄口味冰淇淋的顏色,一出場就告訴九方尋他已驗過九方策的屍體(等等誰讓你開棺的?!你哪來的自來熟啊?!),九方尋是死在熾冽天武門派獨有的冰與火功力之下,兇手一定是熾冽天武的人。

呂華卿看見九方蓉和婢女沐兒跟個男人嘻嘻哈哈的走進來,怒火就蹭蹭蹭的燒上了九重天,他萬分悲憤的怒罵蓉兒,其父屍骨未寒,就和仇人打得火熱,你父親的諄諄教誨、女兒家的矜持都被狗吃了嗎?

還沒從方才臉紅心跳粉紅泡泡背景回神的男主角,頓時被噴了滿臉口水,他滿臉黑線的朝蓉兒使了眼色:『這誰?你後母啊?』(不要亂加劇情喇

蓉兒無辜回視:『這麼悲憤,大概是未亡人吧?』

呂華卿非常可疑,可疑到不能再更可疑。

一出來就先驗屍再告知、斷定兇手是熾冽天武之人,此疑點一。

開口就尋兒、蓉兒自來熟無比的稱呼、還打探了九方尋的神功鍊到第幾層,在人家裡罵人家客人、穿拖鞋開冰箱絲毫不客氣,此疑點二。

見了炎雲安就不分青紅皂白的一口咬定他是兇手,連蓉兒要為他辯護還被反噴了滿臉口水,死者家屬都沒這麼無理取鬧,此疑點三……

後面還有更多的四五六七八九,要聽嗎?可是我不想講。(ㄍ

總之呂華卿得到了一整疊的可疑紅牌,絕對不是因為某織在片頭影片裡看到了什麼……。

某織:我覺得……這個呂華卿,要嘛是九方策本人,要嘛就是他好基友(其實我真正想說的字眼是姘頭)。
某荒頻頻點頭。


饒是小太陽是個正直爽朗懂禮貌的好青年,也禁不住呂華卿一直指著鼻子破口罵,憑甚麼你叫我七天找出兇手我就要找啊?!你又不是我岳父!我未來岳父還在那躺著呢看到沒!

少主.大哥.九方尋只好出來打圓場,把呂華卿要求的七日之內找出兇手延成了十四天,並且把王府的兵符交給了呂華卿、全權委託他找出兇手--他是你後母還是你後母還是你母后,你這麼聽話啊?!軍令兵符這麼好交出去的?!



總之小太陽安安悻悻然的離開了王爺府,回到師門的時候,有妖道角人影從舞台前跑過,而師兄就像看見小強的貓一樣死盯著小強消失的方向、不知在想什麼。

回過神來的師兄表示他剛剛好像看見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兩人走進山門,正好遇到在掃地的福伯

福伯說:「啊你們不是才剛出去,怎麼又回來了?」

--看到這裡某織想,莫非是有人假扮月月安師兄弟?剛剛跑過去的明顯就是冰火.妖道角.殺手二人組啊!

炎雲安:「福伯我們已經出去好幾天啦!」

福伯:「什麼喔?你們已經出去好幾冬了?」

炎雲安:「齁~~福伯你真的是糊塗又重聽欸!」

哭笑不得的月月安師兄弟回到了門派裡,師尊還在閉關,師弟告訴師兄他被王爺府強買強賣的簽下了十四天之約,必須去找出兇手,反正師尊再過幾天就會出關了。



(接下來可能順序跟演出順序不同,對不起因為某織的記性不好ORZ,不過就情節大概就是這樣)

「綸音世浪泊瑤舟」,世浪連鎖茶館的老闆娘,師尊幻霜燄的好姬友前來拜訪。
看看,本劇第五對也是最後一對好姬友出現啦!

泊瑤舟這尊偶便是去年的女智者巫淇,在今年的角色定位也是類似的做為主角的長輩與輔助者,一樣持著羽扇,不過今年的角色設定……有爆點喔A_A(明明就不是

師尊的好姬友來訪,話語中表達了對還在閉關的好姊妹深深地擔憂與關懷,包括最近鬧很大的九方府命案,而且看起來她跟這對師兄弟很熟悉也很疼愛,小太陽打招呼的時候還問她「最近又開了幾間新分店啊?」

老闆娘優雅的回答:「是啊!又開了好幾家,很缺店長喔,要不要來坐檯啊?要是能把到九方府的千金,那麼就有嬌滴滴的分店老闆娘可以增加人氣啦!」

師弟嬌羞的表示明明師兄也有去打擂的為什麼只取笑我一個,而我們的大冰山師兄居然吐槽他說:「那就各憑本事!」

你真的是大冰山嗎騙人的吧明明就是個悶騷吐槽役不開口講話只是因為沒梗就不想講而已吧!!!

三人商量了一陣關於師尊的閉關和目前的命案,得到的結論是被害者.王爺.九方策有不錯的名望,他遇害之後熾冽天武門派的嫌疑若是不洗清,可能會被愛載王爺府的腦殘粉丟石頭砸雞蛋。

結論:必須快點查出兇手,還有呂華卿很可疑。

於是各自分頭進行,師弟去把妹,師兄去找師父過去留下關於十年前的線索。
 


師弟離開了山門,在往王爺府的路上,又遇到了再度被追殺的九方小姐和她的丫鬟,我說姑娘你才剛被追殺過,怎麼又跑出門了……真正是擔心仇家不上門嗎??

這次武力恢復的小姐有加入隊伍,提供了不少輸出,對手仍然是妖道角好基友二人組,可惜多了中看不中用的金剛芭比沐兒,雖然護得小姐沒事,但是沐兒卻中鏢了。

於是熟悉的一幕又再度出現,小姐哭哭啼啼的要丫鬟撐住馬上就帶她回家醫治,而丫鬟倒在小姐懷裡說:

「小姐,對不起,沐兒撐不住啦……。」

然後看向旁邊的男人:

「以後小姐……就拜託你了。」


等等等等等等這種臨終託孤是你這丫鬟說的不奇怪嗎????

這不是爹娘長輩什麼的在講的嗎???

姑娘你真的是丫鬟而不是姨娘嗎???

好嘛一切都可以交給情同姊妹這個詞來解釋,好姬友托個孤的很正常吧!!

而小太陽被哽住了,喘了幾口氣,勉強、艱難、用力的回答:

「我!答應你!」

有這麼難回答嗎觀眾都笑了啦 XDDDDDDDD
 



兩人帶著哀傷和一點粉紅泡泡回了王府,馬上又被父親他好基友後娘(?)捉姦,加上沐兒都死了,呂華卿不分青紅皂白的說這都是小太陽一手自導自演的,披頭蓋臉又是一頓痛罵,蓉兒氣到手都抖了,哪來的這麼難溝通的奇怪獨裁人士?你MA政府啊?!

這次呂華卿要求要把小太陽關進大牢裡,而繼續打圓場的少主九方尋再次發揮殺價功力,最後討價還價的結果是準備了舒適華美的客房軟禁炎雲安。


然後呂華卿的手下報告說冷鋒月離開了熾冽天武,而炎雲安被關在王爺府裡,正是攻打熾冽天武的好時機。

於是呂華卿就這麼帶著手下、少主(少主:那…那是我的手下啊QAQ)打上了熾烈天武的山門。
 



一上山門,就遇到守山的福伯,紫頭髮.悲憤未亡人.呂華卿,何等喪心病狂,看見老人家不禮讓,居然出手就要他的命!

危及之時,熾冽天武宗師--熾寒煉師.幻霜燄終於出關了!

是的師尊終於出現了,是個帶點ㄟ扣的女音,偶本身很正,不愧是本檔最多人暗戀的角色(?)。總是可以在成發表演裡看到很強的女角真是令人開心wwwww

不忍說這齣劇的名字都取得十分符合屬性,但就是太難選字了,熾冽天武每次都跳另一個烈,這就是為什麼心得文打這麼久的關係,超級虐。


幻霜燄一出手,就激戰呂華卿和少主兩人還游刃有餘,不愧為一代宗師。

只可惜王爺家的卿卿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幾番你來我往之後虛晃一招灑出了石灰……啊不,是特製的劇毒!

本來某織想這一代宗師隨隨便便撒個毒粉(中谷大娘:看我的麻沸散!)就崩潰了未免也太好打……但後來幻霜燄隨即澄清:

「此毒非比尋常!」

中了DEBUFF的幻霜焰每回合掉血不說還連功力都提不起來,於是少主面對中毒的幻霜燄無法下手,少主表示他只是來緝凶的不是來仇殺的啊!

呂華卿根本不管他,運起九方府絕學,一掌下去就這麼一鍋端了!

當然少主只是被打暈沒被打死,但是幻霜燄就沒這麼好運,一代宗師殞落的時候身上飛出了一道靈氣,往遠方飛奔而去。

很像修仙文裡修士死了會靈識離體,把兇手的訊息傳遞出去的死前傳訊……。

於是才剛出來一段的師尊,還沒跟她的好徒兒、好姬友見面,就這麼、領、便、當、了~~QAQ
 




終於,到了中場休息時間。

對,我打了五千多字,還不包括武戲的描寫(那我實在無能為力了,能把劇情記下來已經很挑戰鹹魚一般的記憶力了Orz)現在居然才到中場休息時間……

哈啦一下……

永安市場這邊的表演場地其實很不錯,大小高度都適中,比起來,去年師大校總部活動中心的天花板太低了,打個武戲煙霧瀰漫像火災一樣讓人想奪門而出,而師大分部中正堂的場地又太大,論偏僻其實師大分部更偏僻,永安市場捷運站出來還滿熱鬧的,往活動中心的路上都有很多店家。

如果明年還辦在這的話我也OK的唷(??

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冷氣太冷了吧 Orz|||

那天下午雖然下大雨,但晚上其實溫度不冷,就是會場裡冷氣實在太強了,所以看到中場休息的時候工作人員拿著遙控器出來把天花板上的風扇關掉我都感動得快哭了wwwwwww





下半場回來……

去某地找線索回來的冷鋒月,到世浪茶館去找老闆娘回報成果。
渾然不知兩人心中最重要的.好基友、好師尊,已經遇害了~

老闆娘泊瑤舟和冷鋒月對話裡,帶出了故事裡的許多背景設定,大爆料啊:

1. 現在有不錯名望的九方策,十幾年前是個大壞蛋,在某個戰爭裡手段十分殘忍殘酷無理取鬧(???),只是這十年間很努力的洗白白了。

2. 十年前師尊和九方策決戰,靠了大絕招封印了九方策的功體,才讓他安分了十年,和師尊兩個勢力共同領導背景地圖冰陽谷。

3. 師尊當年的大招很厲害,但也很傷身體,後遺症是每隔一陣子就得閉關。拿到手札的師兄終於明白師尊閉關的原因,還有為什麼要讓師兄弟兩人分開學冰跟火的絕學。

4. 師兄弟的家人就是被九方策所害,月月安兩人被師尊救起養大,師兄知道這段仇恨,但師弟年紀小不清楚。他們其實跟九方府是仇人!!>>>男女主角這是毫不知情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啊…

5. 師兄去打比武招親的擂台,本來就沒安什麼好心,他是抱著想要報仇的心態去的!而師弟什麼都不知道,師兄表示:仇恨就讓我一個人來揹就好了!

6. 拿到手札的師兄決定要練那招大招來報仇,不在乎傷身體(?)。

7. 師兄提到師尊就各種感激各種激動,他一點也不冰山啊!平常只是懶得說話而已吧!!

(某荒:我怎麼覺得師兄他好像……
某織:……暗戀他師尊呢……?)


按照前半場的劇情看來,本來以為呂華卿是幕後主使者,可是一路看下來覺得他的作為和言行相當難解,這回一聽師兄跟老闆娘爆料九方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所以,當死者本身都很可疑根本有問題的時候,其實也許……他根本沒死呢?


某織:再一次證明了呂華卿要嘛不是九方策本人就是他好基(姘)友(頭)。


兩人談話至一半,外頭的手下突然慌慌張張的衝進來稟報:聽到茶館客人閒聊說九方府率眾攻上熾冽天武山頭,熾寒煉師幻霜燄被打死了!

冷鋒月和泊瑤舟都不相信這是事實,泊瑤舟說她的好姊妹如果死了,靈識會回到她身邊(嗯等等原劇台詞應該沒這麼曖昧吧)。

兩人正自我安慰之間,一道靈識飛來,落在泊瑤舟身前,留下幻霜燄死前留言方才呂華卿殺她的那招「日華九曜平天下」「九方策」兩句話。

原來昔年師尊曾經將一個叫做「焱淼」的盒子交託給好姬友老闆娘保管,並表示若她遭遇什麼不測,會把一些訊息傳回來。

老闆娘和大師兄見此大驚失色,飛奔離去。
 



另一方面,蓉兒小姐趁著呂方策…啊不是,呂華卿和九方尋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將小太陽放出了九方府,毫無意外的一出了九方府又遇到妖道角.冰火饕餮二人組追殺,

打從一出場就這樣被追了又追、殺了又殺,是佛也會發火,於是這一次小太陽果斷發威幹掉了妖道角其中之一。

下半場接二連三好幾段都是大對決的武戲,現在想以來有點記憶混亂了,忘了這場裡面蓉小姐有沒有發揮她行動電源(?)的能力…

總之他們成功突圍而去了。



這邊,九方府裡,方才被颱風尾掃到暈的少主九方尋緩緩醒來,質問呂華卿為何要痛下殺手,呂華卿哈哈大笑之後披頭蓋臉罵了少主一頓罵他不成器,話語中隱隱透露出他的身份。

少主:「難……難道你是……。」

呂華卿:「沒錯,我就是你的父親,I am your father!

少主:「父親!既然你沒死,為何……」

呂華卿憤怒一揮袖,再次罵了不上進的破孩子懂什麼,老子心心念念的要幹掉煉師,不但是為了報仇,還是為了統一冰陽谷,如今幻霜燄已被幹掉,天下再無敵手喇!九方王爺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喇!

呂華卿對破孩子九方蓉帶著小太陽私奔出逃十分憤怒,還順道下令將不聽話的少主九方尋關進地牢裡。



熾冽天武山門裡,大冰山師兄與老闆娘見了師尊的屍體,哀慟欲絕,這時,逃命來到山門的蓉兒和炎雲安也到了。

大難不死的福伯向眾人口述現場還原,當時有個很兇很壞的紫衣人,一來就要他的小命,要不是煉師即時出關,福伯這條命也要沒了,後來那個壞人打死了煉師就離開了。

從福伯的口中可知來犯的兇手就是那個呂華卿,而在師尊的遺言訊息裡說到九方策,由此可知九方策=呂華卿=兇手

九方蓉聽見他們說起師尊遺言提到的「日華九曜平天下」才啊的一聲告訴大家,九方府的家傳絕學「九方納神訣」,是可以吸收人家功力再轉化發出的招式,這也解釋一開始擂台上出現的九方蓉為什麼可以接下月安師兄弟的招式還把球打回去了。

這根本就是輪迴劫和收化運發的長程版本嘛,收納人家的功力,然後打了好幾招以後才放出來,比隱忍不發的小王還作弊啊!

可是話說回來,一開始看到九方策命案現場的時候,少主和小姐都忘了除了會施展冰火功力的人以外,自己會儲存電源的這種招式也很可疑嗎??小姐你都忘了妳在擂台上也「間接」的使用了冰火招式,這伏筆一開始就埋了啊!只能說九方家兩個單純的孩子都沒想到向來正派的老爸會這樣搞吧?

果然是武俠文裡面位高權重、德高望重的大俠,十有八九都是沽名釣譽的大BOSS。

既然兇手就在九方府裡,老闆娘已經攔不住衝動要報仇的師兄,讓他一個假動作閃身過去上籃…啊不對,是去尋仇了。
 



師兄弟殺入九方府裡,得知九方尋被關進大牢裡,而且呂華卿承認自己就是九方策,眾人開始圍攻呂華卿。

就在眾人聯手要把呂華卿打趴的時候,蓉兒一個閃身擋住了他們,喊道:「不要傷害我父親!」,而呂華卿趁機逃逸、大冰山師兄隨之追出去。

記得妖道角二人組的剩下那一個好像是在這一場陣亡的,還是下一場…忘了。
總之它就是充當了呂華卿的肉墊跟著串成一長串互相肉搏,最後陣亡了不解釋。

真是可惜這幾場武戲很精彩也很有梗的,呂華卿跟妖道角和對手成一直線在玩串串樂,但我光是記劇情已經記憶體不足了 XDDDD


蓉兒和安安沒有馬上追出去,而是擔憂的討論著被關起來的九方尋。

這時炎雲安安慰她:

「別擔心,大哥一定沒事的。」

大哥……等等!!!你喊誰大哥啊?!!!大哥是你喊的嗎?!!!

你們才認識幾天從被判斷14天要抓出兇手、師尊兩三天就出關到現在撐死了也不到一個禮拜,有丫鬟託孤私定終身就喊人家大哥對嗎?XDDD
客氣一點少說喊個「少主」、「九方大哥」吧?!!!
你怎麼不跟著喊呂華卿「爹」呢?!!


兩人聊完天才跟著追出去,等抵達現場的時候,發現呂華卿單膝跪地頭垂下,貌似已經死了。而冷鋒月和老闆娘站在一邊,攤手表示人不是他們殺的。

當你追逐了這麼久終於發現幕後BOSS是誰了,卻發現他又被人殺了。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以為已經水落石出、也認定了呂華卿就是九方尋的觀眾們,紛紛發出了「欸??~~~」的聲音。
 



哀傷的幾人手足無措,只得回到山門去繼續幫師尊燒金紙。

眾人一邊燒金紙一邊討論許久,聽著屬下探知的消息判斷出:

1. 呂華卿不是九方策,而是他的姘頭合夥人。

2. 呂華卿身上練就的九方納神訣被九方策吸得一乾二淨。

3. 被關在地牢的少主功力也被吸走了。

4. 九方策不知躲哪去了。


就在幾人數手無策的時候,站在…嗯我忘了是師兄還是師弟了,大概是師兄吧?

總之光明正大站在一邊的福伯,突然發難了!一掌把師兄轟了出去!

還好!幸好!幸好某織剛剛沒有開口說如果福伯是幕後大BOSS我就吞了前面那張椅子……

我我我、、我真的踏馬的差一點就要說了!!


台上的眾人和台下的眾觀眾們都被揭曉的事實轟得暈頭轉向,什麼原來大BOSS真的是福伯?!那個重聽老人家?!

果然福伯哈哈哈的笑了幾聲、煙霧瀰漫他一個轉身,九方策冉冉升起順道吟了出場詩。

如果呂華卿不是九方策的話,那他之前說的那些要振興王府、你們都不懂王爺的心那種話,就不是本人的痛心疾首而是腦殘粉發言了……。

呂華卿不是九方策,他果然是九方策的好基(姘)友(頭)啊!!!

再次哀怨本劇的師尊老闆娘好姬友和王爺卿卿好基友兩對始終都不曾同台過。


終於終於,吹了一兩個小時抖抖抖的冷氣、回家打了一個禮拜的心得文,終於迎來了最終決戰!

吸收了少主和卿卿的功力(不要再亂喊人家卿卿了喇!),相當於三份三明治的九方策絲毫不將眾人放在眼裡。

鏖戰多時,大家都耗到低電量了,只有插著插頭的九方策還是滿格的真是相當不公平。

「為今之計,要打敗九方策,只有使用那一招!」重傷的師兄對九方蓉說道:「把我身上的功力吸走,灌給師弟吧!」

師弟急急忙忙阻止:「師兄不可以!你已經受了重傷了,要是失去真元護體,那就……。」

九方蓉左看右看,果斷站到師兄身邊去。

於是女主角從冰山師兄身上吸取了冰的功力以後,拉過在一邊推推搡搡說不可以不要哇的小師弟,硬是把檔案灌了進去!

(某織:女主角是USB傳輸線嗎?……等等不對,她這樣還有儲存的功能已經超過傳輸線了啊!這根本是USB隨身碟啊!!)

收到了師兄那邊的坎訣.ZIP.PART,成功和自身的離訣.ZIP.PART解壓縮合併成離坎天訣.EXE,炎雲安抱著「師兄的仇我一起報」的信念發出了師尊的大招衝向了大BOSS。

酣戰的順序有點混亂我記不太清了,但是這段本劇最大亮點一定要記住的:

老闆娘拋出了奇怪的一團東西,喊了一個招式名稱,九方策接下以後發現頭上只飄了小小的-1,連忙哈哈大笑:「廢招!!!!」

他一掌把老闆娘掃在地上,吐血的老闆娘冷笑:「是不是廢招你等會就知道了。」

大BOSS要抬手殺死老闆娘的時候,不免俗的廢話了幾句,要送她到黃泉去和幻霜燄會合,就讓本座成全你的至死不渝之情吧!
(叛叛:握噢噢噢噢噢!!!!!我決定了一定要寫同人誰都不能阻止我!!!!)


就在大BOSS開放了藍牙、3G無線和WIFI,瘋狂的搜刮周遭行動裝置上的能源,包含了腳下的冰火地氣==>這就是他為什麼要偽裝成福伯躲在熾冽天武的關係,因為熾冽天武這邊的充電插座電源充足電壓又飽,充起來超有效率的啦!!

這時候他準備要發出了新升級得到的大招,突然……

要說硬碟最怕什麼呢?

當然是病毒啦!


記得剛剛老闆娘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癢那個東西嗎?那就是師尊留下來的神秘盒子,裡面是新型的特洛伊木馬啊!大BOSS吸進去以後,不開網路就算了,它一開,抱歉,木馬開始瘋狂的複製增生拉流量還不給關網路,大BOSS覺得八分飽了要關掉的時候發現他、關、不、掉、了~~~~~

當你打不贏一直吸人家力量的BOSS的時候,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吸過頭爆掉。

於是真.渣攻.王爺.九方策,就這麼哈哈哈的被失控的電壓冰火地氣給灌爆炸了!!!

爆炸的氣浪將眾人全部都掀翻出去,生死不明。


等等,你說師兄跟師弟聯合的那招大招呢?當然是沒效啦不然怎麼能讓師尊跟老闆娘的合體技發揮呢www



一年後,師尊的墓前,來上香的九方家兄妹和妹婿發現師尊的目前有束小黃花,嗯?莫非是外出雲遊的師兄有回來替師尊掃墓?

最後的收幕,從在墓前聊天的三人口中得知了一切的來龍去脈,功體被封的九方策找了他的忠犬呂華卿演了這齣戲嫁禍給熾冽天武,而九方策趁著吸收熾烈天武的冰火地氣打破自身的封印,還陸續收了呂華卿和九方尋的功體,卻沒料到師尊早就防下一手準備好秘密武器特洛伊木馬新型病毒

師尊和九方策、呂華卿都死了,老闆娘則是在最終戰之後下落不明。

而互相有著殺父殺師之仇的甜蜜小夫妻卻像沒事人一般,談戀愛照談,在師尊的墓前超閃,貌似沒有任何掙扎,讓大哥看了忍不住咳咳咳咳。

我們是來掃墓的,你們兩收斂一點啊喂!!


片尾曲裡,十年之後,雲遊的師兄回來了,師弟跟蓉兒的孩子都長好大啦!(手腳很快嘛你們)

而不知是誰,在師尊的墓前,放了一把熟悉的--曾經屬於老闆娘的--羽扇。


等等這樣的收幕好熟悉啊XDDDD

我沒有要吐槽的意思只是恍然驚覺…貌似每年看的公演最後都要掃墓是吧?然後片尾曲裡有個很久沒消息的人在墓前放了什麼…去年是捨棄了小白臉男主的女主角XDDDDD

(叛叛:每年都要做墓碑XDDD
某織:那很好啊可以拿去年的來改XDDDD)

 


 

其實一邊看…就算看完了也有一些疑點,可能劇中有解釋了但我沒聽清,或者是沒有解是純粹留待觀眾腦補,其中比較有疑慮的可能就九方府兄妹的反應了,好像對於父親要反黑反白都有點狀況外的感覺…你們是有多不親近啊XDDDDD


呂華卿如果不是九方策,他為什麼要向蓉兒和尋兒承認自己是他們的父親呢?

A. 和九方策說好的計謀,亂換身份混淆視聽。
B. 呂華卿想這麼幹很久了……想當九方策的正室趁機讓孩子們叫父親過過乾癮
C. 他真的是蓉兒和尋兒的父親,九方策只是掛名的。
D. 他真的是蓉兒和尋兒的父親,九方策也是他們真的父親,他們有兩個父親。(這世界變成玄幻生子文惹


為什麼冰火饕餮…啊不是,是冰饕、火餮…分開打字不會自動選字很煩欸!!!會去一再去殺九方蓉?
既然這一切全部都是九方策自己排下的自導自演,目的是幹掉幻霜燄、順帶吸收了呂華卿跟九方尋的功體達成天下第一,照理來講他既然不顧自己的子女,那麼九方蓉的下場應該是要跟九方尋一樣拿來當補藥金蠶王增加等級和功力的,為什麼還要一再派手下去殺蓉兒?

A. 派人殺蓉兒的是呂華卿,跟九方策無關,呂華卿只想幹掉九方策跟別的女人生的孽種。
B. 制造更多的混亂然後嫁禍到熾冽天武。
C. 沐兒知道太多了,她必須死,蓉兒只是路過。

 

九方策是什麼時候取代掉福伯的?

A. 根本沒有福伯這個人,一直都是九方策。
B. 很久了,他在熾冽天武已經掃了好幾年的地啦~起碼裝死之前就去了。
C. 在詐死之後就去了,包含裝重聽跟月月安師兄弟喇賽的人都是他。
D. 其實他之前是奪了呂華卿的舍,事蹟敗露便吸光他逃走再去奪福伯的舍。所以前面出現的福伯是福伯,最後一次出現的福伯才是九方策。
E. 在打上山門殺了霜焰之後就化身成福伯,真正的呂華卿接手回去九方府。

看起來至少不是D,因為劇中有提到九方策跑去幻霜燄的地盤為的就是吸收冰火地氣轉化為己用。究竟他能夠掙脫幻霜燄的桎梏是因為吸收冰火地氣呢,還是因為呂華卿的幫忙?

九方策的計謀呂華卿到底知道多少呢?

A. 呂華卿早就被九方策幹掉了,你看到的一直都是九方策的分飾多角。
B. 呂華卿一直到被月月安追殺都是真正的呂華卿,包含向尋兒蓉兒宣告自己是他們父親(!)還有做掉幻霜燄都是他幹的,九方策一直化身成福伯躲在熾冽天武裡吹冷暖氣,最後直接出來收割成果。
C. 呂華卿是呂華卿和九方策的共用帳號(ㄍ
D. 呂華卿不知九方策的死,一直都是悲憤未亡人狀態!

呂華卿的醫者身份設定大概是為了在一開始幫助九方策假死、驗屍的時候做偽證。
所以呂華卿應該是知道九方策真正的生死的。

在車上跟某荒談起這一段的時候:

某荒:希望呂是知道的……這樣至少九方策不會這麼渣。

嗯?好像有什麼不對?兩人沉默三秒後…

某荒:不對!!一樣都很渣啊!!
某織:策爹就是個渣攻~
某荒:渣攻賤受組蓋章。
 


最後發現我囉唆了一萬二千個字…(傻眼貌)

總之感謝師大布研社員們辛苦的表演,呈現了這麼一齣精彩的好劇~~
聽著某荒和她學弟聊天時提起今年大一新鮮人普遍都不參加社團了的擔憂,
希望能繼續有新血補充,社團可以維持下去啊~~
看學長學姐們都成家立業生小孩來看戲了,感覺很感動~~

不知不覺從2006斷斷續續來看表演也有八九年了…(汗

離開的時候在回永安捷運站的路上看到一家火鍋店也貼著開店十四週年慶…XD
剛好跟師大布研同歲呢,要不要去跟老闆拉特約啊??!!XDDD

最後附上叛叛唯美的--師尊與老闆娘的同人:http://www.plurk.com/p/jypr0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