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點文] 追隨/策師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確定真要的剪?」 --少囉嗦你自己每天吐血吐啊吐的也沒聽你說什麼對不起父母,只不過是剪個瀏海而已!少在那邊嘰嘰歪歪……。 被自己腦內浮現的尖銳話語驚呆了,少年狹長的雙眼放空,本來易怒扭曲的臉上,此刻卻是微微發傻的呆楞。 他做不到像師九如那樣始終面帶笑容,也不會再像從前那樣陰沉抑鬱,過多的腦內活動只是一時還調適不過來,於是只能面癱了。 少年的嘴唇動了動,最終只吐出了一個「嗯」字。 師九如替他剪去了遮頭蓋臉的瀏海,為他梳起髮辮、紮上頭冠,清秀端正的臉配上此時柔和的眉眼,和之前的陰沉相比仿若兩人。 他為策馬天下繫上額繩的動作很輕柔,自始至終臉上都掛著歡欣的微笑,再沒有什麼比親手讓一個迷途羔羊走回正途更令他開心了。 策馬天下默默的坐著,任師九如在自己頭上瞎忙,有好幾次他抬起眼來看見那張臉在自己面前晃啊晃的,那滿心洋溢的笑意幾乎都要沾染到自己身上來,炫目得他的雙眼都要花了。 內心的一千萬隻草泥馬紛紛跳出了柵欄,在藍天白雲彩虹下、在開滿小花的山坡上,雀躍的奔跑打滾,滾著滾著,有大半紛紛化成光點被超渡了。 --多麼強大的天聖光啊!聖閻羅看了都要去切腹自殺了! 收起了脫韁的思緒,他站起身,在師九如的示意下挺直脊背。少年換了新裝,收拾齊整的模樣神采奕奕,讓人看了眼前一亮。 而策馬天下愣愣的望著眼前微笑著打量自己的人,這才發現,抬起頭挺起胸膛、不再佝僂瑟縮的自己,原來,比師九如還要高。    ※    ※    ※    ※ 他們離開劍墓之後,在路上遇到發狂的六禍蒼龍。 然後他悲哀的發現一件事 ,就算他長得比師九如高 ,師九如還是比他強--無論是功體上還是心靈上,師九如的強悍都是他望塵莫及的。 這真的是誇獎。 看師九如忽悠著發狂的六禍蒼龍,接下兩道掌氣,換來兩個問題干擾了禍龍瘋狂的思緒,但自己的真氣也所剩無幾。 策馬天下只能在一旁乾著急,從接了第一掌就吐了血,第二掌讓他幾乎倒下去,再接第三掌豈還能有命? 他擋在師九如面前,面色嚴肅冷靜,從來沒有像此刻深切的體會到何謂視死如歸。 「第三掌,讓我來接。」 師九如吐出的血染紅了滿袖子,卻還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他搖了搖頭。 那張溫和臉龐上的堅定讓他微微動容。 --找死也不是你這種玩法啊! 柵欄裡所剩無幾的草尼馬在悲鳴,他們揚著蹄、蠢蠢欲動地想跳出柵欄。 策馬天下額上的青筋跳了跳,臉上的平靜幾乎要維持不住,最後還是默默讓開了路,就這麼看師九如踉踉蹌蹌的往前走到六禍蒼龍面前,準備接下第三掌。 師九如的背影,大概就是從這時候深切的刻劃在他的腦海裡的吧? 那種一往無前的無畏、強大而堅定,對映著自己無能為力的深深挫敗感,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鞭策他奮發圖強的動力。 若不是素還真即時出現,恐怕他們早就殞命在那裡了。 策馬天下想他自己本來就是這樣認定一條路走到底的性子,只有這樣的偏執,才能在失去一切之後,撐著他往下走。 師九如也是,比之他的固執更是有過之無不及。 於是方向相反的兩人在路上相遇的時候,便被師九如這麼軟磨硬泡的扯著他掉轉了頭。失去了仇恨的理由,不知該往哪走的策馬天下,只得上了賊船、跟著師九如走了。 過去他將未來全押給了仇恨,如今不過是換個抵押的對像,也未嘗不是什麼壞事。 即使在往後的人生裡,他不知得要多少次為了這種堅定而頭痛不已。    ※    ※    ※    ※ 那趟旅程最後一段路,他扶著傷重的師九如一路逃避追殺,危急的時候,仙靈地界的女媧娘娘終於及時趕到、解救了他們。 娘娘出手治好了師九如身上的傷,帶著他們回到仙靈地界去。 歷經數日的奔波劫難,終於安頓下來的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去想腦海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睡前他枕著雙手盯著天花板上的橫樑發呆,又轉頭看看枕邊說要和自己徹夜暢談抵足而眠、此刻卻沉沉睡去的師九如。 --像極了在柵欄裡僅存的那幾隻生物,尤其是那個旁分的瀏海。 總有一天這些草泥馬都會消失的吧?他不再寂寞了,也不再徬徨了,他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新的目標,再也不需要數著柵欄裡的草泥馬來陪伴自己入睡了。 仙靈地界的床很舒適,軟硬適中,棉被還帶著草木的清香,躺在師九如身邊,他安穩的睡了一夜,夢裡他回到了劍墓前的草廬,在暈黃的夕陽下和師九如坐在庭院裡,聽師九如說著過去那些聽起來像魔音、如今卻像天籟的閒扯淡。 真是很好很平和,醒來以後他覺得人生不能再更美好了,連師九如在他夢理念經都能聽得那麼開心,人生還有什麼難關可以為難得了他呢? 他是發自真心這麼想、絕對不是在吐槽。 清晨起床,練完一套劍法後神清氣爽,再回房裡看見那人也醒了,正坐在床邊搖頭晃腦的看著手中的書卷,見他進來抬頭一笑。 策馬天下看看他,又看看握在手裡的靜心劍,道:「我要走了。」 --好個大愛思想,不發揚光大嗎?第一步就先去找嗜殺者那個倒楣鬼吧。 師九如萬般欣慰的向他道別,而他揮揮袖,拖著已經不那麼跛的腳,瀟灑無比的走了。 毋需時刻相伴,面向愛、陽光與和平,他們始終走在同一條路上,重逢那是一定會的。    ※    ※    ※    ※ 「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抱著那人、感受他在懷中漸漸失去溫度,不是不痛的,那種痛不是突如其來的鑽心劇痛,而是一點一滴、抽去他所有力氣的悲慟。 --你得活著,好好的活著,才能繼續渡化更多像我這樣的迷途羔羊啊! 很多時候看師九如絲毫不惜命的作為他都想這麼咆哮,但他終究沒有,因為他是策馬天下,深深瞭解師九如這家伙有多盧、有多聽不懂人話的策馬天下。 策馬天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家伙衝鋒陷陣的時候跟在他身後補刀、在他不支倒地前扶個一把,然後護送著他,一步一步踏上將自己三魂七魄全數葬送的死路。 滅殺軒轅不敗是師九如早已定下的宿命,即使代價是要犧牲他的性命。 於是他們聯合了一起被拉上賊船的嗜殺者,聽著師九如說出那樣的計畫的時候,他的腦中盡是一片空白。 決戰前夜,他抱著師九如冰冷的身體坐在劍墓前,一次又一次的對懷裡毫無知覺的人說: 「我知道有個村莊很不錯……有很多小孩讓你教……。」 --大愛思想什麼的,要從小灌輸起啊!這才是效率對吧? 「師九如,等解決了軒轅不敗那個敗類,我們就去殘害武林幼苗,你說好不好……?」 他的腦海裡已經沒有柵欄也沒有草泥馬了,只有一片空白如白晝的天空,還有某個人的微笑。 他終於從那種不正常的精神狀態中解脫,但托師九如之福,他的心病更嚴重了。 他想,等大戰結束之後,他可以帶著只剩一魂一魄的師九如,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安穩的養病。 他就這麼坐了一夜,看著決戰之日的太陽一點一滴升起,然後一臉漠然的拎著靜心和嗜殺者一同踏上了結之路,只有揚起的塵土為他們送行。 沒有人知道他們後來的生死下落,軒轅不敗殞命於此役,可是江湖上再也沒有了這些俠客的身影。 數年後,俠隱村後山腰的寺廟出現了一個來暫住的青年書生,那青年書生披著湛藍色的披風,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笑容。 有一天,他在一棵杏樹下埋了一把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