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小段子] 原本曼邪音其實沒那麼討厭戀紅梅…

三尊要湊第四腳不容易,徒弟下屬們贏了幾次被小心眼的闥婆尊暗地報復之後就再也不敢放開手腳,越玩越沒意思。以前還有親民的帝鬼偶爾會來湊數,就算三尊聯手把帝鬼贏到脫褲,他也只是笑笑的穿著內褲就威風八面的回家去,好像身上穿著國王的新衣一樣。 後來來到人世,新任帝尊可就不是那麼好呼哢的,小破孩狡猾不說,脾氣還陰晴不定可比三個闥婆尊,想像四個曼邪音在牌桌上,煉獄尊跟阿鼻尊都想一頭撞死。 於是他們經歷了很長一段尋找牌咖的苦悶史,妖神將那點智商都耗在找黑白臉單挑上了,牌品還其差無比,才放一槍馬上翻桌、無趣至極。天兵君吵死了,自己胡牌也要該、別人胡牌也要該,在牌桌上又不能禁他言,脫光了也沒人想看,只能讓他滾蛋。最可惜是煞魔子,曼邪音一直想看他輸牌之後穿上旗袍的樣子,可惜他嚴詞拒絕自己是模範生、不能賭博的。 無聊的日子裡他們刷了一輪屬下又一輪俘虜,總算忍住衝動沒去找死把破孩帝尊給刷了。 終於有一天,阿鼻尊帶回了一個女人。 她是梅香塢的老闆娘,據說年輕時還是個紅牌。 剛上牌桌的時候,兩個男人假紳士說了只賭錢不脫衣服,打了幾輪下來有輸有贏,曼邪音還摸不準這女人到底是技術不錯還是手氣好呢,或者說有個豬隊友暗中在讓著她。 這會好幾個眼刀子甩過去蕩神滅還是渾然不覺,一附正襟危坐假掰正派的模樣裝給誰看呢? 換到戀紅梅做莊後,煉獄尊咳了一下說自己沒錢了,不顧阿鼻尊的瞪視雙手一攤說要錢沒有脫褲子可以。 曼邪音看到戀紅梅疊牌的手一抖,然後,三尊,或者說她闥婆尊的噩夢就開始了。 「想讓恁祖嬤脫衣服?沒門!」戀紅梅那時候心裡一定是這樣想的。 然後接下來,紅梅姐就再也沒輸過。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呢?事後曼邪音想不起來,也不願再回去想了,等回過神來她身上只剩下那套從羽國代購來的限量版內衣褲,風情萬種的摸著手上的牌,身材好沒在怕的,這不對面那假掰豬隊友正在努力的吸氣縮小腹嗎?縮有個屁用也遮不住身上那條海綿寶寶內褲的好嗎?看看人家煉獄尊,多坦蕩蕩啊! 但到底他媽的為什麼這女人這麼會贏啊?這根本不科學好嗎! 三尊輸無可輸,方城之戰告一段落,戀紅梅將桌上的籌碼和衣物一推,淡淡說這本來就屬於阿鼻尊,蕩神滅對她的自覺十分滿意,一揮手把那些戰利品都收了,晚上還來問曼邪音女人都喜歡什麼。 正在保養腳趾的曼邪音不耐煩的遞出了自己的慾望清單,結果那個豬隊友一轉頭就把牌桌上贏來的戰利品變賣了。她的85%混真皮草大衣啊!才穿出來一集啊!賣掉了不心疼上網拍還找得到,可踏瑪的隔天再坐回牌桌前,看看那女人身上都穿了什麼?黑水城新娘教室出品的第一代手繡霓彩洋裝?這不是她列在欲望清單頭一名、原本打算昨天贏牌就下單的高CP值單品嗎? 阿鼻尊你踏馬好樣的!曼邪音甩眼刀子甩到眼皮都要抽筋了。 下定決心要扳回一城的曼邪音從此拉著兩位同伴踏上了輸牌的不歸路,偶爾戀紅梅也會輸個幾把,看到被摘下放入籌碼堆中的珠寶首飾曼邪音更期待了,可最後還是全都輸回那女人身上。 幾天下來,渾身上下行頭都換了,看看那頭上,東瀛空運來的軍師同名款鳳羽髮釵,臉上是還珠樓出品的最新色紅莓眼影和鱗族的水潤無感底妝,身上的紅衣是羽國訂製款,重點是!!真鑽手鍊還是俏如來代言的全球限量經典款,他媽的全九界就這麼三件啊!!三件啊!! 妳是要贏多少才買得起這堆東西啊?!! 而阿鼻尊那沒美感的凱子,幫戀紅梅買來的珠寶裝飾胸針什麼的,說這是他的佈施、要她隨時戴著不准摘下,每次坐在牌桌前,其他幾人都要被閃瞎。 戀紅梅越來越像個貴婦,她曼邪音就越來越像個棄婦,身上的衣服頭飾也從原來的限量單品變成了一般專櫃再變成開架網拍貨。 這根本不公平!她輸一件衣服的錢可以買煉獄尊身上那行頭好幾套--那傢伙都穿徒弟孝敬來的大賣場貨,一次買一整打還有打折送贈品的那種,阿鼻尊不過是把衣服脫下來等到散場再穿回去,媽的就是來秀腹肌的拉仇恨的! 只有她闥婆尊!每輸一把都是在心上割肉,偏偏不想示弱,牌桌輸了沒關係,外表不能落下乘,想叫她學煉獄尊穿大路貨?沒門! 於是到了最後,曼邪音的衣櫃裡最貴的單品幾乎只剩下內衣褲。 「哼,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等我贏了……。」她恨恨的咬著指甲。「我倒要看看她穿什麼阿罵牌內衣褲。」 「所以這就是妳討厭戀紅梅的原因?」熾閻天低頭刷著手機,頭也沒抬的問。 「我不討厭她……。」曼邪音怒的肝都要裂了,「老娘恨死她了!!!」 「那做掉她不就好了。」 「你以為老娘不想嗎?他媽的做掉她,老娘也只能拿回一件!一件啊!」從死人身上拿一件東西當紀念品是她的原則、藝術家的堅持!去他媽的破堅持啊!「不然你以為老娘輸了第一次以後,為什麼還繼續玩?」 「不是因為刺激嗎?」熾閻天打開徒弟傳來的訊息:師尊,徒兒收集到神器啦!快來下副本吧!這次一定能通關! 他把手機塞回褲袋裡,站了起身,「那就只好像蕩神滅那樣。」 「哪樣?把她刷了?」 「妳不是正在被她刷?」 「講重點啊!」曼邪音怒摔玻璃杯。 「重點就是,把她變成妳的。」熾閻天不知道自己的隨口亂掰打開了什麼神秘的大門。 「然後,她的就是妳的了。」
等等我在幹麼…… 我不是還沒出修羅嗎…(倒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