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小段子] 俏哥的三則小段子

ASK: 求俏哥被推上學生會長過程XD =================== 他就讀的中學是升學取向,那時候的教育方針也還沒像現在這樣鼓勵學生多元發展,所以學生會的存在,其實只是空有頭銜罷了,辦的活動最多就是和外校聯誼,選舉學生會長這種活動,看來更像是人氣比拼。   所以那時候班上同學來找他,問他能不能參選學生會長這件事,他是有點狀況外的。   做為重點學校的重點班級,班上的成員其實人才濟濟,但卻又不見得每個人都願意負責處理麻煩瑣事,所以幹部一直都是全班輪流當的,可能是剛入學的第一個學期他當班長的關係吧,班上的同學都十分仰賴他,有什麼問題不好問老師也都是來找他。   這會來找他商量的,正是這一學期被抽籤選中的班長。   「學生會長候選提名並沒有強制每班都要出人,為什麼需要我參選呢?」   --因為參選的過程要天天跑司令台跑教室宣傳啊!萌主你天天窩教室唸書想要遇到你好困難啊!!    「呃……因為……。」在俏如來溫和的注視下少年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才吞吞吐吐地道:「你這麼受歡迎,應該選得上吧?」   --自己同班還好說其他班的都要相思成狂了有沒有啊!!!!我只是不小心站前面了點就被推出來當打手的啊!!!   俏如來仍是溫和又帶著詢問的眼神看他:「選上了之後呢?」   --那我們就天天有美人看啦!!!!老子就不用天天被威脅啦!!!!   「總是能……做一些事吧!」少年眼神漂移的看向躲在窗邊的同道們,那些傢伙紛紛比手畫腳的,他一咬牙:「我們大家都會幫你的!對!我們就可以一起完成一些大事!」   俏如來微微皺眉,他的理解是:這群熱情的同學們有心想要組成學生會、改變現在學生會空有頭銜的現狀,但卻又怕人脈不足選不上,他俏如來是政客之子,在學校又相當有知名度,所以才來找自己尋求幫助。   「我……考慮看看。」   少年得到他一個承諾,手舞足蹈的跑出去和同盟們交差了。   晚上在家吃飯的時候,他猶豫的將這件事告知了父親,父親只是拍拍他的肩告訴他,重要的不是它能給未來帶來什麼好壞處,而是有些人生經驗,一旦過了那個時機,是沒有機會再次體驗的。   他考慮了一個週末,最後咬牙決定答應了,雖然不喜歡出風頭,但是反正風頭都已經避無可避了,不如正視它、接受它,然後藉此達到更多目的!   於是俏如來地下後援會就這麼得到了一次可以天天追著萌主跑各班宣傳政見的機會,幸福洋溢的冒著泡泡一整個月,甚至在當選之後爭先恐後的加入學生會編外人員搶著當跑腿。 而俏如來的責任心和正義感也不允許他當個擺設,看到大家這麼熱血激動,也跟著毅然領軍衝鋒去!   於是就在這麼交互誤會的作用下,那年學生會做了一連串改革、辦了一連串成功的活動,全校上下紛紛打了雞血似的,每一張活動簡影裡跟在會長身邊合照的笑臉都是既疲憊又滿足。尤其在會長一句「就算這樣功課也不能落下」的鼓勵中,當屆平均成績甚至硬生生高過前後屆十幾個百分點,堪稱校史以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傳奇了。   ================================= 劍無極:「欸你哥真強者!」 銀燕:「我不認識他!不要跟我提他!=皿=」
求萌主、杏花、默教授的溫馨或搞笑小段子wwwww 事到如今好像.... ================================================= 「歷代鉅子在被墨狂所殺的那一剎那,靈魂會被封印到鏡中。」冥醫低頭看著俏如來手中的鏡子,眼神悲愴難捨,「所以即使是閻王低頭,也救不了他。」 「俏如來啊!如果有一天...我是說,等到那一天......。」他摸摸鼻子,「讓我也進去鏡子裡陪他吧。」 俏如來默默的看著冥醫半晌,才問:「師尊的師尊,也和師尊一樣......嗎?」 「嗯哼?鉅子傳承了什麼東西這種事情你不是更清楚嗎?」冥醫一插腰,莫名驕傲的說,「當然蒼離一定是裡面最厲害的!」 「那還是算了吧,冥醫先生你會受不了的。」 「哼~嗯?」 「和師尊和師祖們聊天,能讓你想再自殺好幾次。」俏如來撇開頭,眼神幽幽,「但那時你已經死了,俏如來也救不了你。」 「俏如來你變壞了....T口T」 ================================================= ...搞笑不起來惹~~~T皿T
求蒼狼和親俏如來>////< 「蒼狼和親俏如來」這個順序……好像有點怪怪的欸欸欸XDDDD --故意逆了這是嘿嘿嘿嘿-- =============================== 皇權被奪,山河殘破,而身為前任繼承人的他,如今還被迫遭受這種羞辱,是何等悲哀。新王命人將他綁在車駕裡,打包送至中原和親,分明意不在求和,而在宣戰。 筋脈被封,渾身癱軟的他只能靠著椅背,看著自己一身被迫穿上的喜服,滿目淒涼。 車輦裡裝飾的紅,不是喜慶,而是諷刺與將至的殺戮。受到這種羞辱,屆時兩方宣戰,首當其衝的他應當會被拿來祭旗吧? 據說在苗疆內戰的時候,中原已被魔世統治,後來苗疆戰事吃緊,加上戰敗身陷囹圄,也就失去了中原方面的消息。 屆時收到這份『大禮』的中原之主,會是魔世的帝尊嗎?那個少年,據說是……那個人的兄弟。 他閉上眼,心裡浮現一年多前匆匆見過一面的青年,聞名已久卻唯一見過的一面,短短的會晤、幾句交談,卻是在這一年來無數次在心頭回放的畫面。 不知道中原陷落之後,他的下落如何?如今是否仍安好? 此生……若是能再見……若是能再見……。 隨著車駕停下,他眼裡的火苗也一點一點的黯淡了下去。 可悲的是,如今他連自盡的力氣都沒有。 眼前一片漆黑,腦中一片轟鳴,什麼也聽不清。失神的他依稀聽到有人在呼喚他。 「蒼狼……蒼狼王子?」 他恍惚的抬起頭,撥開了紅色車簾,隨著陽光映入眼簾的是那一身夢裡才會出現的雪白。 許久不見,風采更盛的…… 「……俏如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