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小段子] 失憶的俏哥

睜眼所見,是陌生的房間,那一瞬間,刺痛過後的腦海仍是空白一片。 他慢慢坐起身,身上並無傷痛,只是虛弱疲憊至極。房裡的光線不亮,他稍稍打量了一下之後,便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好像有什麼不對? 「啊!盟主你醒了!」侍者推門而入,發現床上的人已清醒,忍不住開心的將托盤放在桌上,「小的這就去通知其他人!」 他微笑頷首,看那人風風火火的奔出門去,過一會,雜亂的腳步聲傳來,一群沒見過的人就這麼爭先恐後的擠進房裡,每張臉孔上又驚又喜的笑容幾乎要暈眩他的眼。 「盟主你沒事吧?」 「盟主你終於醒了!」 「盟主你昏睡好久啦!老天有眼終於讓您醒來了!」 「勞煩大家憂心了。」他微笑,臉卻恰到好處的一白,露出疲倦的神色。 「去去去,盟主需要休息,大夫留下其他人出去!」 於是七嘴八舌的眾人依依不捨的走了,而大夫把過脈之後,卻皺著眉看他,欲言又止。 他心思微轉,看來這人跟自己相當熟識,不好欺瞞,只能露出頭痛的神色,「前輩......我......。」 「俏如來啊,外面那些瑣事你就先別管了,等會到琉璃樹來,蒼離要見你。」 --琉璃樹在哪?蒼離又是誰? 他張口,卻只吐出了一字:「是......。」 大夫遞了杯水給他,替他收拾了一下被眾人推亂的桌椅,就悠哉離去了。 見屋裡沒人,他才能緩下來整理自己的思緒,可是腦海中怎麼回想,都是一片空白。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臉孔,陌生的名字,甚至,陌生的自己。 從方才的對話中可得到的資訊只有,自己的名字,身分是盟主,昏睡了很久,還有一個"蒼離"讓自己去見他,應該也是前輩的身分吧,只是不知和自己是什麼關係。 方才他根本沒機會開口,也許是身分的關係,下意識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失憶的事實。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琉璃樹在哪,怎麼去啊? 於是接下來兩天,他依然臥床休養,偶爾有人來請示他一些問題,大約也了解了這個組織的運作狀態,大部分的核心人員都在外忙於任務,偶爾來請示的他也都用模稜兩可的方式回答了,不外乎是按兵不動或是再派人協助之類的,可能是從前的他就是這般,雖然溫和有禮,卻不甚親近,於是里外眾人硬是沒有發現他們的盟主失憶的事實。 不是刻意欺瞞,只是在什麼情況都不清楚,兩眼摸黑的狀態下,不該冒然暴露自己的窘境,尤其身上還有著領導者的身分,若是消息走漏,後果猶未可知。 只能說他雖然失了記憶,但是刻劃在骨子裡的深思慎重仍是絲毫未減。 正猶豫著身邊的人誰能信任,該和誰商量,這平衡便被突然打破了。 看著站在房門口的身影,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孔。他一時恍惚,空白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段畫面,血色的琉璃樹,和那人身上的血、濺得自己滿手滿身的血,一般紅。 他捧住心口,從心底深處漫開來的疼痛幾乎無法忍受,冷汗涔涔而落,呼吸也變得不穩而急促。 默蒼離打量了他一下,轉身走出房門,一會就帶著冥醫進來。 「啊是怎麼了?上次看還好好的啊?」冥醫滿頭霧水的把著俏如來的脈,沉吟道:「沒病沒毒沒中蠱,就是睡太久虛了點,怎麼會突然情緒失控心悸?」 「你沒看出來嗎?」身後的人淡淡道:「他失憶了。」 「啊啊?」
於是結論~俏哥失憶之後可能會是:繼續裝淡定,只有聰明人才看得出來 XDDD 史家滿門都影帝啊 (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