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小段子] 競王爺和小蒼狼

午後的王帳內,少年躺在臥禢之上看著手中的戰報。 苗王又親征去了,將唯一的子嗣、未來的苗疆繼承人託付給他看管,小嬰孩軟軟的一團,還只能扶著桌子站,幸好他又乖又靜絲毫不哭鬧,這會正坐在厚厚的地毯上,自己靜靜的玩耍。於是女官們也樂得輕鬆,各自忙碌去,只留一人靜靜站在帳外候傳。 --這算什麼?信任的表示? 少年將目光從手上的書卷移開,神色複雜的看了地毯上的孩子一眼。 心口些微的刺痛傳來,忽地胸口一窒,連忙摀住口,卻怎麼樣也無法壓抑的撕心裂肺的咳了起來。 揮退趕來的侍女讓她們去取藥,少年獨自坐在禢上,一聲一聲的咳著。 小男孩抬起頭疑惑的看著他,然後起身爬了幾步,攀著桌腳站了起來,扯下放在桌沿的手帕。 少年兀自輕咳著,卻愕然的看著那孩子顛顛巍巍的放開了扶著桌腳的手。小小的身子還站不太穩,卻堅持了一會,然後小心翼翼的踏出了一步。 少年連忙起身要去攙扶,卻又看見那孩子趔趄了一下,又穩穩的站好了。一大一小兩人四目相對,少年頓時忘了呼吸和方才的咳嗽,坐在床沿朝他伸出雙手。 「來--」 男孩張開雙手,又穩穩的踏出了一步。 「再來--」 又踏了一步。 「蒼狼好乖,來這邊--」 目標靠近了,孩子清秀面腆的臉上,微笑正在擴大。 「快到了,加油--」 還差幾步就到達終點,但小團子終於是體力不支,最後幾步幾乎是踉蹌的撲上來,少年張開雙臂一把將撲到懷裡的軟團子抱了起來。 「蒼狼真是好孩子!」 溫溫軟軟的小手摸到臉上,少年才怔然的發現帕子不知何時已經掉在路上,而懷裡的小孩正伸著手一下一下抹著他嘴角,他皺了眉,拉開小手,胖胖軟軟的指頭上都是紅彤彤的血。 將小孩交給侍女,少年撈起掉在地上的帕子擦去嘴角的血痕,方才那種充滿了心中滿滿的成就感,連同著小手溫暖又柔軟的觸感一起深刻的印在了腦海裡。 也許.......將這貼心的孩子留在身邊,是個不錯的主意。看著他踏出第一步、教會他喊第一句話,教他習字習文習武......。 --至於未來繼承人什麼的,就留待天意抉擇吧! =========================== 學走路吧小蒼狼!!!!!!!
想看競王爺和蒼狼王子的小段子!!!! 時間:7/23 問的人:請來舉手~ 城郊樹林裡的小徑,少年焦急的縱馬前行,後面隱約傳來追兵的聲音。 衣飾華貴的青年坐在他身後,整個身子都靠在他背上,臉色慘澹、口中不停的咳著。 「祖王叔你撐住,過了這段樹林就是往九脈峰的道路,進了九脈峰,父王就找不到你了。」 「咳咳,傻蒼狼,就小王這副身體,逃進山裡,能躲到哪裡去呢?」 蒼狼沉默了半晌,道:「我不知道父王他......,祖王叔,父王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呢?」 「為王者,真的就要這麼殘酷不擇手段嗎?」 青年將頭枕在少年的肩上,少年的肩膀已經漸漸長開,想起幼時那軟軟的小團子,也長這麼大了,青年忍不住輕笑出聲,在那肩上蹭了蹭,「蒼狼在為我抱不平呢。」 「現在的苗疆已經足夠興盛,父親已經是明君了。」少年的聲音有著迷惘,「他到底是在害怕什麼?想證明什麼呢?」 --只是為了一個捕風捉影的預言,還是積蓄已久的猜疑? 祖王叔明明......就是這麼溫柔愛好和平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威脅父王的王位? 青年但笑不語。 身後嘶鳴的戰馬聲不知何時消失,蒼狼這才回過神來,眼見快進入山道了,周遭卻是倏然變成陌生的景色。 少年警覺的停下馬,伴著沙沙的腳步聲,前方樹林裡走出了一個人。 身後的青年一聲輕嘆,手指在他頸後拂過,少年滿臉錯愕的睜大眼,依稀見到來人墨綠色的衣襬和那雙毫無波動的眼眸,天旋地轉後黑暗一片,失去意識前猶聽得青年那聲輕嘆。 「傻孩子。」 青年攬著昏過去的少年,跳下了馬。 「你遲了。」那人道。 「無妨。」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終究是天真。」 「和你徒兒比起來,是差了點。」青年低頭,將昏厥的少年倚著樹幹放下,「但也是他可愛之處。」 「捨不得?」 「真是捨不得啊!」青年默默看著少年的睡臉半晌,道:「一切照計畫進行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