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小段子] 手指、死亡、海

=====================================   剛下班就被大師兄約來討論靈靈和無心的事情,講到女兒養大不由人,聊得正心有戚戚焉,吧台裡代班當調酒師的二師兄就放了一杯冒著歡快氣泡的湛藍色飲料到他面前。   「如果大海能夠。」   嘆悲歡頂著他招牌八字眉,沉默了半晌等不到二師兄的下文,只好問:「能夠什麼?」   「自己去問google。」說著將切碎的櫻桃放上酒杯,擺到大師兄面前。   「這是什麼?以前沒看你調過。」梁皇無忌看著面前那杯深紫色的調酒,杯口處還冒著煙,切碎的黑櫻桃擺得十分血腥的放在杯沿。輕啜了一口,酸澀過後反撲回來濃厚熱辣的薰人滋味,層次豐富到他無以形容。   「死亡風暴來臨前。」莫前塵頭也沒抬,低頭收拾著砧板刀具,「別名等女婿上門的岳父。」   「......。」這種中槍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兩人默默的喝完飲料,莫前塵已經收拾好,交班給下一位調酒師了。   等沒喝酒的嘆悲歡去開車的時候,梁皇無忌注意到他的二師弟手指上的紗布。湊到跟前一看,臨時纏繞的紗布沒能完全止血,隱約可見滲出了一條不短的血痕,「你的手指,怎麼了?」   「大師兄記得酒裡的血腥味嗎?」   梁皇無忌瞬間變了臉色。   莫前塵揚起的嘴角怎麼也壓抑不下來,「只是不小心劃到的。」   梁皇無忌這才緩和下來,也沒有再追問,只是替他重新纏好止血的繃帶,反正代班調酒什麼的也只做到今天,大不了這幾天的家事都自己處理,讓二師弟好好休息吧......。 至於酒裡到底有沒有血腥味?大概只有二師弟自己知道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