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68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觴淵] 當兄控們的哥哥帶女朋友回家




1.

中原事了之後,鱗王把太子和龍子趕回海境,自己帶著師相去苗疆不曉得參加什麼會議。北冥觴身上傷勢未癒,根本不想留在王宮勞心勞力,剛好他也好一陣子沒見到弟弟們了。

被分封的皇子不得隨意回皇城,但去封地團聚倒是可以的,於是北冥觴便帶著飛淵偷偷溜出門,留下被放鴿子的夢虯孫在紫金殿裡氣得炸毛跳腳,卻被右文丞死死抱住雙腿逃不了。

走得遠了小情侶還聽見裡頭傳來的咆哮:「北冥觴你個混帳!我詛咒你被飛淵壓一世人!」

飛淵笑得前俯後仰:「哈哈哈這詛咒我喜歡!龍子超懂!」

北冥觴寵溺的看著她,但笑不語。



2.

二皇子得知大哥要來訪,連忙派人把京王府裡上下都打掃過一番,連枕頭床單被套都洗過曬過又熏了一遍香。

這會北冥觴還沒到,三皇子和四皇子便不請自來。

北冥華心想大哥是來找我的、你們不要臉的湊什麼熱鬧?牙還沒咬起來又轉念一想,算了來了也好……。

正好讓他們見識、啥毀叫做閃瞎狗眼的兄友弟恭!

於是二皇子打扮得神清氣爽帶著點小驕傲,在弟弟們面前揚起下巴翹著魚尾巴等著大哥的到來,然而飛揚跋扈的好心情卻在見到北冥觴身邊那人瞬間嘎然而止。

嬌小的粉衣女子依偎在他家大哥身側,半個身子都躲在北冥觴背後,後者回頭露出寵溺又無奈的神色,閃得讓眾皇弟們一陣眼暈。

他們家大哥女人緣一流,卻從來風度翩翩、發乎情止乎禮只撩不娶,簡單來講就是個嘴上的千人斬、實際的單身狗,連成年姑娘的小手都沒牽過,何曾像如今這樣把個妹子哄著摟著,像是捧在手心含在嘴裡般呵護?

北冥華捏碎了手裡的杯盞,北冥縝失手拍碎了桌面再被豁然站起的北冥異一把掀翻。



3.

「嗯,阿觴,弟弟這種生物……真是神奇吶。」修真院裡的那些都不叫弟弟,叫敵人或跟班--只有一個作用就是拿來揍。

「呃……其實他們年紀都比妳大。」

「哦?大了也好,也好。」至少玩弄起來沒壓力。

「……。」


4.

弟弟們太過熱情弄壞了桌子,眾人只能移駕到偏廳,移動的一路上姑娘抱著北冥觴的手臂瑟瑟發抖,看起來宛若風中嬌花、不堪一折,跟隨在後的三位皇子見了又是一陣鄙夷憤怒深思、神色各異。

北冥觴向弟弟們介紹姑娘名喚飛淵,身份來歷一概不提,只是牽著她的手十分鄭重的說這是他一生相守的對象。

姑娘看起來十分年輕,羞紅了一張臉躲在太子背後朝他們眨眼睛,細聲細氣的說見過諸位殿下,讓北冥觴狠狠打了一個冷顫。

媳婦要鬧,阻止不了。

北冥華的臉只扭曲了一瞬就冷靜下來。在腦海中把對方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品評了一番:年紀小姿色不怎麼樣還是個平胸水桶腰。他光靠一張嘴就能把人批評得體無完膚無地自容原地爆炸,但卻不是在大哥面前--反正過去他哥撩的妹最後都被他搶了再扔掉,這個想必也不會是例外!

思及自此,臉上也恢復了自持傲然的微笑。

北冥縝則是深深皺起眉頭黑了一張臉,只因為他發現那姑娘不是海境之人,若不是念在大哥此時風塵僕僕臉色蒼白,等會私下一定要好好糾正一番,螭龍案卷前事猶在,海境之人不得與外族通婚、何況是王族?一國太子怎能明知故犯!

想到這裡呼吸都粗重了幾分,幾乎要壓不下脫口而出的憤怒。

只有北冥異不動聲色,還揚起招牌的無辜笑容,十分嘴甜的喊了聲見過大嫂。


5.

「傲嬌、目小、白蓮花。」

「嗯?飛淵你說什麼?」

「沒,我說你家弟弟們真可愛。」


6.

北冥觴的傷勢還未痊癒,雖然在海境的環境裡讓他比在中原舒服了許多,但到底還是需要再休養一番,眾皇弟們便讓他先下榻歇息,京王也只得暫且放棄跟大哥抵足而眠、秉燭夜談的打算。

「那,這位姑娘……。」安排到遠一點的廂房,越遠越好最好去住柴房!

「不用,飛淵與孤王同住。」北冥觴握著她的手,神色溫柔。

三位皇子頓時晴天霹靂:什麼?大哥脫團了不說還進展到這麼後面了嗎?說好的一輩子單身狗兄弟一起走呢?

--大哥!大哥!你怎能丟下我們?

北冥華還想開口,見兄長唇色有點泛白,一口氣卡在胸口不上不下、只能忿忿拂袖而去。

北冥縝欲言又止,最後只說了兄長好生歇息日後再談,便追著北冥華的腳步離去。

而北冥異則是埋怨皇兄有傷在身怎不說、弟弟就不打擾了,離開的時候站在門邊回頭一望,眼瞳漆黑神色幽幽,卻見兩人壓根沒在注意他表演、心中一陣咬牙切齒,還是做足了戲把門緩緩關上。


6.

皇子們一離去,飛淵便把阿觴推到床舖上讓他躺下,見他神色虛弱不禁一陣心疼,埋怨道:「早知道就別玩那麼多了,你不舒服怎麼不說!」

「我沒事。」北冥觴慘白的唇角牽起一抹笑,「抱歉,飛淵……皇弟他們……。」

「沒關係嘛!不過就是幾個王子的毛病,我還不了解?」她坐到床沿搓熱了手掌再摀在阿觴冰涼的頰邊,「能氣到本姑娘的王子啊,只有這一個。」

兩人不約而同想起初識的過往,忍不住相視而笑、含情脈脈。

她俯下身用額頭靠著對方的額頭,低聲道:「你能沒事,那就最好了,剩下的我才不怕。」

北冥觴伸手抱住她、在她背後拍了拍,沒有說話。

「阿觴啊。」

「嗯?」

「如果我忍不住揍你弟弟們,你會怎樣?」

「手下留情,就看在……。」

「嗯?」

「……看在父王的面子上。」

「那好吧。」


7.

北冥華怒氣沖沖走回偏廳,正想砸杯子洩忿,看到兩個皇弟跟上來又忿忿收斂了神色,喚來管家給兩位皇子安排住處,自己回房去了--他的房間讓給了北冥觴,自己還得去找間客房住,想到那個不曉得哪裡冒出來登堂入室的妹,哼。

--既然是個妹就沒有他北冥華撩不走的,走著瞧!


8.

北冥觴抵達的時候才過正午,飛淵陪他睡了一會午覺,自己就待不住了,偷偷開了門出去溜達。二皇子喜好玩樂,府邸建造得富麗堂皇,但畢竟海境受到地理限制,後花園只能長水草,裝飾的也頂多是珊瑚蚌殼。

她去過鱗王的皇宮還在阿觴的縱容下偷躺過浪辰台的大蚌殼,自然不把整片夜明珠鋪成的道路看在眼裡。

然而明珠小徑,珊瑚盡處,有一人緩步而來,金冠紫袍,氣宇軒昂,摻了金紗織成的披風繡著雲紋迎風飄揚在夕陽下閃閃發光……。

只能說,不愧是阿觴他胞弟。

連撩妹的起手勢,都是一樣的。

遜。


9.

「這位……飛淵姑娘。」

過往靠近他家大哥的女子,大多是被北冥觴的風采和溫柔的花言巧語折服,他北冥華能橫刀奪愛,走的卻是另一派--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誰讓他又壞又帥!出場要金光閃閃,眼神要高傲邪佞,氣質要狂傲不羈……。

更重要的是,他想撩的妹,大哥一定讓,從來沒有失手過!

「妳就是,大哥這次看上的對象?」

「哼,也不怎麼樣。」

「又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

「就這小身板……。」

飛淵呆看著青年站在她面前搔首弄姿,一下擺出邪佞一笑,一下又是狂傲冷漠的眼神,心思卻飄到了當時在中原與太子初相見的場景。

那時候她在想什麼?

--啊,這個王子,好假掰啊!讓本姑娘來會會他!

那樣互相試探互相瞧不起的初相識,誰知後來會遇到這麼多事呢?想起不覺懷念,放空的眼神眨呀眨的,雙頰都泛起紅暈了。

於是二皇子怒了。

大哥待你痴心一片,居然這麼隨便撩就跟人走了成何體統!

北冥華深吸一口氣,先是用苛薄的口吻將她品評了一趟,說自己只是替哥哥考驗才不會真的要她。

但姑娘還沒回神,仍是眨巴著大眼、眼含秋水的看著他。

二皇子臉都扭曲了,指著鼻子痛罵她愚蠢不知羞恥,我家大哥多好多好妳就這麼不禁撩?

話鋒一轉又到了太子身上,只說自家哥哥是海境第一高富帥,自小哥哥就寵他疼他愛他巴拉巴拉,把他哥誇到天上獨有、地下無二。

反覆誇了幾次不覺詞窮、不禁說出了從小被洗耳朵到大的一套英明神武俊逸風流魚見魚愛水草茂盛蚌殼開的台詞……這麼好的大哥怎麼是妳這等低賤的下民可以染指!

飛淵終於忍不住,摀著嘴重重的嗚咽了一聲、轉頭飛奔而去。


10.

北冥華暗自跟上,看見飛淵回到廂房門口靠在皇兄胸口上一抽一抽的,粉拳還輕輕搥打他的胸口,似乎是被刺激得狠了。

他覺得解氣,但是又更憋屈。

看見皇兄溫聲軟語的安慰著懷裡的姑娘,心裡空落落的,還是只能鐵青著臉、拂袖而去。


11.

「阿觴,你弟弟好可愛。」

「……。」

「怎麼會這麼可愛呢……。」飛淵笑到聲音裡都帶著哭音了,「他居然……他居然連誇你的台詞都跟王上誇師相一樣……。」

「……。」

「嗚嗚……你們到底是聽過多少次這台詞啊?」被萌到整個人都不好了。

北冥觴幽幽的嘆了口氣,伸手摸摸她的頭髮,仰頭望天:「悠著點。」

「但是有一點我不同意。」小姑娘抬起頭來,眼角果然泛著淚花:「他說你是海境第一帥。」

「我知道……。」北冥觴伸手替她擦去眼淚,捏了捏她的鼻子:「我不是,父王才是,對吧?」

「阿觴你最好了。」飛淵伸手攬住他脖子,用臉頰用力的蹭著他的。


12.

二皇子之後見了飛淵仍是神色鄙夷言語苛薄,但這些總避著北冥觴,還好幾次酸她怎不去找大哥告狀。

飛淵每次見了他就笑,笑的一張俏臉粉紅粉紅的,眼神裡寫著傻孩子嫂子寵你原諒你不跟你計較,你就鬧吧繼續鬧,嫂子當你綵衣娛親。

北冥華見她對自己傻笑不語,以為對方還沒放棄想勾引自己,又是憤怒又是高興,憤怒她不知羞恥不珍惜大哥的好,高興她要是被釣走了就能還大哥單身,心情反覆陰晴不定。

北冥縝第一個發現不對勁。

他的方式很粗暴,這會北冥觴被北冥華纏著在前廳裡下棋,飛淵剛出了廂房就被北冥縝堵個正著。

青年手持長劍,劍身泛寒光、劍鋒凜冽,不愧鋒王之名。

「異族之人,居心叵測,死來!」

飛淵倒抽一口涼氣,阿觴你這縝弟,粗暴得簡直讓人不能呼吸。



===============
下集預告:

北冥縝目眥欲裂,聲嘶力竭的喊:「妳這麼做,是在毀了他!」

飛淵一愣,囁嚅道:「你演的這麼用力,我突然不知道要怎接下去。」

(我果然是被定洋軍邪教上身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