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518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軍兵] 三倍糖-09

 三倍糖-09

回憶篇,下集回來~︿( ̄︶ ̄)︿
 

09.

 

缺舟抬手示意讓他入座,自己也坐下斟了兩杯茶,道:「上次你來到無水汪洋,問了我一個問題。」

 

「啊……是。」風逍遙想起那時的自己,有點不堪回首。

 

當時他在血途境裡把小夥伴們扔了,自己滿山遍野的亂闖,每天倒在怪堆裡再從重生點醒來,混到腦袋都不清醒差點忘了自己身在虛擬世界,突然被拉進一個陌生的地方,遇到一個衣袂飄飄仙風道骨、口中卻自稱GM的人,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那時候我問你,GM是不是真人扮演,而你反問我,真人的定義是什麼。」

 

「現在,你有答案了嗎?」

 

「……大概吧。」

 

答案就是這個問題的本身一點也不重要。

 

少年拿起茶杯一口飲盡,也不管完全沒喝出茶水的滋味,他抬頭看看坐在對面的人,其實從他想起全部的事以後,似乎就沒什麼想問的了,任務劇情相關的對方也不會回答,只除了……。

 

「在夢幻泡影裡,像我這樣的測試員,有多少人呢?」

 

「四個人。」缺舟微微一笑,似乎意有所指,「最初只有四個人,現在也只剩下四個人。」

 

風逍遙握著杯子的手一抖,茶杯重重地落回石桌上,一時說不清楚心中是什麼滋味。

 

四個人,就是他們……。

 

--風中捉刀、荻花題葉、玲瓏雪霏、無情葬月。

 

    ※    ※    ※

 

道域的義務教育是十二年制,從六歲起入學他就和昊辰、盈曦、飛凕玩在一塊,少年少女誰沒有過中二的時期,結拜成兄弟姊妹各自取個風花雪月的稱號、一起在網路遊戲裡大殺四方都是基本的。

 

只是就算有朋友相伴,在那個青蔥歲月,每天被關在學校裡頂多招貓逗狗,難免嫌棄這個世界太無趣,恨不得天降流星砸了學校把自己變成超能力者去拯救世界……。

 

所以在聽到昊辰說有最先進的全息科技可以參與測試的時候,他答應的比誰都快。

 

他一答應,盈曦和飛凕都說要跟,一個也沒落下。

 

後來的記憶有點模糊,只記得是剛放暑假,昊辰認識的一個長輩開車來載他們去那個實驗中心,據說是還沒正式公開所以十分低調。

 

以前也不是沒有這種虛擬實境的遊戲出現過,但是真實度太低反而比不上鍵盤遊戲的可玩性,久而久之這項技術在市場上就漸漸落沒了,沒想到一朝捲土重來變得那麼高大上。

 

所以剛進遊戲世界的時候,他們站在新手村重生點那塊草地上,仰望著藍天白雲和四周的青山綠水,傻了足足有十分鐘之久。

 

這風景,比真的還真。

 

泥土與草地的芬芳氣味,風中溼潤的水汽,村莊裡的矮屋、炊煙與農田……在都市叢林裡成長的他們,也只有在照片中見過這樣的景象。

 

後來還是盈曦下意識的想拿出手機拍照,才回過神來、發現彼此身上都穿著古人打扮的粗布衣裳黑布鞋,背上有個斜肩小包袱,脖子上還用長繩子掛了一隻手機垂在胸前。

 

這種穿越農村的風格哪有半點俠客俠女的風範,活像是進了影城參觀的旅行團,頓時你笑我蠢、我笑你拙的崩潰了好一陣子。

 

最後還是昊辰先恢復冷靜,翻出了手機一看:「還想說怎麼沒有創建人物跟新手解說,原來都在手機裡。」

 

一聽他這麼說,其他人同時低頭打開手機,湊上來圍成一圈。手機的操作介面和一般無異,一樣有通話簡訊功能,但在開機之後便進入人物創建介面、要求輸入人物資訊。

 

「取名字……它說要慎重、不可隨意更改耶。」盈曦湊過來看他的手機,「大哥……。」

 

「嗄,我已經取好了。」少年搔搔臉頰,「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就叫風中捉刀,嗯,不對嗎?」

 

「前面沒加『你大爺的』?」飛凕問。

 

「其實我一開始有加,但是被系統回絕了哈哈哈哈。」

 

「你這什麼手速……。」不愧是稱霸鍵盤網遊界的大哥。

 

眼見話題又被扯遠,昊辰連忙出聲打斷:「職業呢?」

 

「老樣子,我和月都是近戰,盈曦妳……。」

 

「盈曦選了攻擊法師,我選輔助系吧。」昊辰嘆了口氣,他們四人裡就沒一個想當補師的,風老是帶頭往前衝,雪和月互不相讓的跟在後面,全息的操作方式和鍵盤不同,保險起見總是要有個人來顧全大局。

 

話音一落,三張帶著感動星星眼的臉頓時湊到跟前,昊辰還沒發作,風逍遙又發現手機的拍照模式,開始拉著其他人擺姿勢自拍個沒完。

 

--這遊戲是還要不要玩了?

 

磨磨蹭蹭好一會,才在荻花題葉爆炸前耗完了拍照的興致,互相加了好友組了隊,開始點開新手村的教程跑地圖。

 

第一站自然是先去見新手村的村長,村長看起來是個十分和藹的老人,看到四個少年孩子像郊遊一樣嘩啦啦的朝他一擁而上、圍著他東問西問,也沒發火。

 

照著劇本來問的問題他很有耐心的解釋了,村裡誰需要幫忙、哪邊可以借住,偶爾透漏一點點村莊的歷史和地理位置當作隱藏任務的線索,其他那些來亂的問題諸如「村長你家有藍格怪衣嗎?」、「老伯你喜歡看哪齣八點檔」、「天龍蓋地虎」之類的,他也只是摸著泛白的鬍鬚,一臉慈祥的笑看這群熊孩子。

 

標準的NPC模式。

 

試探過一輪,得到結論的熊孩子們總算心滿意足的告辭離去。

 

他們在村長家門外的樹下圍成一團,開始討論之後的計畫,風逍遙雖然愛玩鬧,但在這方面卻是很可靠的,調出系統地圖將不大的新手村區分成四塊,各自去查訪最後再會合,有任務就接了回頭一起參詳,末了還特別交代:「入境隨俗啊,像剛剛那樣亂問一通的還是不要了,也不能像以前的遊戲一樣闖進人家家裡亂搜東西,萬一要是NPC也有脾氣或是好感度設定,那就完蛋了!」

 

「剛剛就你鬧最兇……。」

 

「好吧好吧我反省,等一下就去跟村長道歉。」

 

「試探可以有,只是技巧要掌握好。」昊辰用手指輕敲手機面板,「我想知道這些NPC的AI到什麼程度,或者說……背後是不是有人扮演。」

 

風和月兩人一臉懵逼的看著他,臉上就差沒寫著『知道要幹麼』,看得花額頭上浮起了青筋、逗得雪捧腹偷笑。

 

「算了,你們玩的開心就好……。」

 

這樣的遊戲性質和一般的鍵盤網遊差異並不大,NPC雖然很真實不死板,但說話很有指向性,感覺就像遊樂園裡的工作人員,該問什麼答什麼都有規則。

 

而新手任務不外是鐵匠托人去裁縫那取衣服、裁縫的大嬸托人去找買燒餅,而賣燒餅的請人去雜貨鋪買芝麻等等找貓帶孩子之類的瑣事。

 

當然和鍵盤遊戲最大的差異是得靠著雙腳移動,也不知道是遊戲設定因素,還是少年們都在興頭上,一個下午過去了,日頭將要落山,他們像是跑玩大地遊戲一樣把整個村莊都踩遍,也不覺得疲倦。

 

昊辰從南邊回來時在半路遇到了先會合的雪和月,看著少年少女一起走在夕陽下說說笑笑的,心中滋味酸澀複雜、正要迎上去打招呼,頭髮便被扯住。

 

一回頭卻見他家大哥頭上頂著一隻貓,手裡還抱著個三四歲的孩子,朝他笑得一臉燦爛。

 

昊辰頓時覺得眼前一暈,「大哥,你這是……又幹了什麼事?」

 

「哎,放輕鬆嘛,陪陪小朋友玩。」風逍遙將小孩童往地上一放,牽著他走進路邊一戶人家院子裡,坐在樹下摘揀菜葉的老婆婆抬起頭來,微笑著朝他們招手。

 

這麼一會說話的時間雪和月已經走到跟前,一齊楞楞的看著風逍遙和老婆婆有說有笑最後從她那裡領了四個糰子,頭頂上那隻貓才依依不捨的跳下去、回到小孩童身邊。

 

風逍遙晃著馬尾跑來,將手裡的戰利品朝小夥伴們一遞:「哪,先吃點東西吧。」

 

「接任務接到男女老幼都撩你也不簡單啊。」昊辰虛弱的吐槽。

 

「嗯,可以,這很大哥。」盈曦跟著點頭。

 

而飛凕面無表情的朝他比了個讚。

 

新手村的任務相當簡單,而且新手包裹裡本來就有一串銅板,足夠他們在村裡的小店住上一晚,頭一晚他們興致勃勃,訂了一間房誰也沒待著睡,而是爬到了房頂,在滿天星光下,嘰嘰喳喳的說著今天的發現和未來的計畫,恨不得馬上升到滿級化身成飛天遁地的大俠。

 

直到天光微亮,睏到撐不住了才回去房裡打地鋪。

 

昊辰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一翻身看見眼前的景象便黑了臉:風逍遙背倚著牆盤腿坐著正在擺弄他的手機,盈曦和飛凕一左一右的各自靠著他的肩頭熟睡,見昊辰在瞪他,便朝他勾勾手指、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他可以來這邊趴。

 

昊辰回給他一根指頭,惹得他忍不住仰頭無聲的哈哈笑,只是動作一大、難免吵醒了另外兩人,才知道這兩個傢伙睡不慣地舖,翻來覆去睡不著只好向大哥求助。

 

好在大概是遊戲因素,只深眠一會便覺得精神奕奕、身體也不覺得累,昨天走了那麼久,腿也沒半點酸疼,當下更覺得這種全息技術真是居家旅行必備妙方。

 

然而這樣的輕鬆愉快只持續了兩天。

 

在他們終於完成新手跑腿任務、開啟戰鬥系統之後,村長根據職業各自發了一把新手白板武器給他們,風中捉刀得到一把小刀,荻花題葉得到一把扇子,玲瓏雪霏則是收到一根法杖,而無情葬月的武器則是一把長劍。

 

雖然看那外觀樣式和手機裡的介紹都是最基礎的新手款,甚至還有生鏽破損的前綴詞,四人仍是愛不釋手的把玩了好一番,照著手機頁面裡新出現的戰鬥模式介紹,點亮了攻擊技能之後便興沖沖的衝到郊外去找怪打。

 

新手村前方的道路要滿十級才能出村,練級則是要到後山的小路上,沿途的小怪大多都是長相怪異、色彩鮮艷的野雞野兔,各自蹲在路邊、遠遠就看出來不是正常動物。

 

風中捉刀和無情葬月搶先走在前面,挑了一隻相當刺眼的桃紅色野雞率先攻擊,只是兩人雖是常常惹禍讓學校老師頭痛的小鬼,內裡卻還是實實在在的好學生,打架逃課基本很少,拿刀鬥毆就更不可能了。

 

鈍刀子砍下去的時候楞了半晌,也沒看到什麼負幾的數字跳出來,反而差點被吃痛反擊的野雞啄到。

 

「你們兩個傻的啊!」荻花題葉方才陪著雪走的較慢,此時只能在後面遠遠地吼:「用技能啊!」

 

「技能怎麼用?」

 

「活該你剛剛偷跑還不看說明!」

 

「總不可能一直用技能,有普攻吧?」

 

「管他技能普攻咧,雞要跑了快追啊!」

 

三個少年圍著一隻雞追砍,一時羽毛紛飛,混亂不堪,最後還是終於追上的玲瓏雪霏硬著頭皮發出一枚火球,剛好蹭掉了最後一點血皮。

 

倒下的怪物很快的化作光點消散,見不是留下屍體,四個人才勉強鬆了一口氣。

 

「這樣……沒問題吧。」風中捉刀環視著三位夥伴,見眾人蒼白的臉色上隱隱有一絲興奮,心中那種罪惡感似乎消散了些。

 

「其實……好像也沒有很恐怖。」玲瓏雪霏冷靜的說。

 

「嗯……大概還是有些限制吧,沒有血跡,也沒有屍體留存。」荻花題葉又開始考究,風中捉刀則是連忙拉著無情葬月趁機惡補使用技能的方法,畢竟在野外可不能拿著手機一手打怪。

 

少年人畢竟心臟大、適應良好,很快緩過來之後他們沿著山路一路往上,沿途的怪物難度是循序漸進,但基本上等級範圍差異不超過三級,連山頂的BOSS等級也只高出普通怪一級,畢竟新手村範圍內的第一個打怪任務,還是讓玩家熟悉操作為要。

 

只是他們猜了很久山頂的BOSS是哪種動物,也沒猜到居然是人形怪。

 

那是一個外表看起來悽慘落魄的中年人,看到他們靠近不猶分說的就衝過來拿刀便砍,無情葬月只愣了那麼一秒便舉劍相擋,風中捉刀則是硬著頭皮開始放技能。

 

刺客的初始技能是刺、砍、回身刺的連招,每當他喊出技能的時候身體便會不受控制、直接使出標準漂亮的攻擊招數,大約近戰職業的攻擊模式都是這樣。剛開始他很不能接受這種被控制的感覺,但這一路練習半天上來也習慣了,甚至不需要放技能都能使出這個動作。

 

但是感受親手把刀子刺進人的身體那種感覺,終究是不一樣的。

 

荻花題葉拉著玲瓏雪霏站在外側,照他們先前一直以來演練的方式,一個遠程攻擊一個幫忙補血,磨了幾分鐘之後終於找到合適的節奏,負責控場的荻花題葉則是不時出聲提醒他們怪物的血量。

 

最後一擊風逍遙沒放技能,而是習慣性地照著技能姿勢連擊,貌似出了一個暴擊,短刀刺進了敵人的腹部,人形怪抽了一聲氣,血條歸零,卻沒馬上消失。

 

「別過來!」風中捉刀喊了一聲,阻止花和雪靠近,他和無情葬月面面相覷,在對方略為驚恐的眼睛裡看到了同樣驚恐的自己。

 

溫熱的鮮血湧上很快沾滿了雙手、染紅了衣襟,靠在他身上的BOSS隨著他抽出短刀緩緩倒下,滿目猙獰,嘴裡還在喃喃念著什麼,似乎是後續任務線索,但他們的腦中一片空白,誰也沒去聽。

 

「這不過……是個遊戲。」

 

他一邊這麼說,像是安慰自己也安慰同伴,心裡卻有個聲音在咆哮:

 

--他媽這麼真實,怎麼可能只是遊戲?

 

「喏。」荻花題葉走上來,伸腳戳了戳倒在地上的屍體,就在那一瞬間,屍體終於化成光點消散,連同沾在風中捉刀手上身上的血跡一起,消失得乾乾淨淨,只留下躺在草叢裡閃閃發亮的銀幣和戰利品。

 

但方才的震撼終究是在他們心底烙下了陰影。

 

他們面面相覷,沉默好半晌才不約而同開口、齊聲對彼此說道:

 

「這不過是個遊戲。」

 

語氣有的堅定、有的虛弱,有的卻是不以為意,然而,這句話就像魔咒一樣,在他們心中種下了不同的種子……。

 

最終將他們推向了分歧的道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