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8

 

08.

 

風逍遙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撓他的臉,先是溼潤的鼻尖四處嗅聞,然後是帶鉤子的舌頭舔過臉頰,像砂紙一樣磨得生疼。

 

他勉強撐起眼皮,映入眼簾的是一顆放大的貓頭、張著血盆大嘴朝他咆哮,接著一爪子伸過來、軟綿綿的肉墊就這麼踩上他的鼻子。

 

想要伸手去擋開,卻發現渾身無力,只能被撲上來的貓肚子糊了滿臉毛。

 

「二毛別鬧。」鐵驌求衣把正在撒潑的小貓撈起扔回床頭的窩裡,再將手上的熱毛巾蓋上了風逍遙的臉。

 

方才風逍遙突然出現在床上,正好壓到在枕頭上睡覺的風月無邊,小姑娘被壓得嗷嗷叫,炸著尾巴毛鬧脾氣到現在。

 

熱氣蒸騰在臉上很舒服,熱毛巾移開之後冷卻下來的水汽讓他清醒了不少,風逍遙眨眨眼,轉頭看坐在床沿的鐵驌求衣,腦袋有點混亂。

 

--剛剛……他做了什麼夢來著?

 

「老大仔?現在是什麼時候?」

 

「剛過三點,你午睡睡昏頭了。」

 

「嗯?」風逍遙嘗試著想要爬起來,身體卻沈重到不聽使喚,連聲音都有點綿軟無力,「為什麼我會這麼累啊?」

 

「感冒。」

 

--其實是瀕死虛弱的DEBUFF。

 

「啊?」他什麼時候感冒的怎麼沒印象?

 

「起來喝藥。」鐵驌求衣將熱毛巾擱在一邊,掀開棉被把人扶起來,風月無邊早就在窩裡待膩了,一溜煙跳下來踩上風逍遙的肚皮,很快又被殘忍無情地撈走扔回去。

 

鐵驌求衣從邊桌端來一杯溫熱的飲料,一手攙扶著他、另一手將杯子捧在風逍遙嘴邊嘴邊輔助他喝下。

 

「這什麼鬼……?」風逍遙僵著臉乾掉一整杯之後,臉色有點發青:「怎麼這麼甜?」

 

「藥啊。」鐵驌求衣又端來一杯水餵他喝下、沖去嘴裡的餘味,風逍遙這才有力氣揉揉自己發僵的臉頰,那藥水甜膩得有些恐怖,卻很有效。

 

「老大你在騙我吧?這根本就不是感冒糖漿,分明是你樓下用來做甜點的糖水吧!」

 

--的確不是,那是用來補紅補藍還能解瀕死虛弱DEBUFF的外掛藥劑,白日無跡出品。

 

「反正你都喝了。」鐵驌求衣的回答十分敷衍,「現在有好一點了嗎?」

 

風逍遙這才發現方才虛弱的症狀消退了不少,總算不用渾身軟綿綿、把重量都倚靠在對方的臂彎上了。抬起手,看看手上的紅線,嗯,沒有歸零,那是哪裡不對勁?

 

轉頭看向老大仔,眼神略茫然。

 

鐵驌求衣見他不似平常活潑、難得軟弱的模樣,不覺有些心疼,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把人塞回被窩裡,交代:「再睡一覺就好。」

 

「喔。」風逍遙感受到他的情緒,眨眨眼睛,十分無辜的點頭應了。

 

    ※    ※    ※

 

繫在店門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接著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鐵驌求衣淡淡瞥了門口來人一眼,低下頭去冰櫃裡取了一份甜點到盤子裡。

 

來人是個二三十來歲的妙齡女郎,長髮披散,妝容豔麗卻只穿了簡單的黑色上衣和牛仔褲,倒是那一雙雕花鏤空的金屬高跟鞋十分搶眼。她走進店裡也沒打招呼,而是環顧了四周,挑了角落的沙發坐下。

 

鐵驌求衣將甜點放到托盤上,罕見的沒有倒上紅茶,他將托盤放在女子面前的桌上,自己在對面坐下。

 

「妳還敢來。」

 

「嘖嘖,心疼了啊?」凰后撥了下披散的長髮,往後靠在軟軟的沙發椅背上,姿態優雅的交疊雙腿,「我還沒問你他那身裝備怎麼回事。」

 

鐵驌求衣這才認真的觀察了她這身行頭,眼底露出一點幸災樂禍:「如何,踩到鐵板了?」

 

她輕哼了聲,「踩便踩了,碎的,可不會是我的鞋。」

 

今日的甜點剛好是店裡常駐的蛋白糖霜餅,厚厚的擠花圓餅上面放了一朵鮮奶油,綴著幾塊水果,烤得微微酥脆的外皮裡面是入口即化的粉嫩口感。

 

然而凰后只吃了一口就優雅的放下叉子,臉上沒什麼表情的睨了對方一眼,見鐵驌求衣沒有要開口的意思,便又往後朝沙發一躺、撥著自己的指甲,道:「他的技能不太尋常,你最好自己測一遍。」

 

--難纏的小鬼,紅血後出現的被動技能太討厭了!

 

她才不會承認她一個滿級的狙擊手,因為第一擊被那身套裝擋下沒有成功秒殺目標,反而因為大意被拉近距離。血條是沒磨掉多少,但裝備都被割花了,才不得不換了一身衣服過來。

 

「不急,以後有的是機會問。」鐵驌求衣雙手環胸,「先說妳來有什麼事。」

 

「老大這簍子捅大了。」小指指甲劃過唇畔,紅唇笑得諷刺:「愚蠢到自以為瞞得過那個人。」

 

「強行塞了一百多個學生進入系統只是幌子,是用來遮掩早就被他放進來的四個人。」

 

早已猜到端倪的鐵驌求衣倒是不意外,「……多久?」

 

「超過半年。」凰后看了一眼盤子上的甜點,到底還是沒有再動叉子,「他不知道去哪裡聽說以後設定限制更多,就搶著把自家的女兒偷渡進去,能瞞這麼久,也算他不容易。」

 

「那不是傳言。」鐵驌求衣皺著眉頭,「沒有發現是我們失職,就算現在被發現,老大的計畫也不算失敗。」

 

「那也要他女兒能撐得下來,他倒狠心,幾個未成年就這麼被扔進那個被否決的提案。」幸好在當年老七被養壞掉的時候就強制加入了未成年保護計畫,連後來的血腥程度都降了一半。

 

「妳是說後來仿照我們待過的煉修羅做的那個……血途境?」鐵驌求衣有些頭痛,血途境是最早被棄置的計畫之一,武俠爭鬥奪寶的設定也只比修羅境的末世背景好上那麼一些些。他們這些年來開發遇到最大的問題,從來就不是什麼場景或故事的合理性,而是被環境影響後不受控制的人心,所以才遲遲不能開放測試。

 

他有些擔心風逍遙的心理狀況不是表面顯現出來的那麼健康。

 

也是,要真沒事就不會離家出走、在外頭野了那麼久都沒想過要回家。

 

「如何?你家的那位,有壞掉嗎?」凰后見鐵驌求衣只給甜點不給茶,心裡暗自恥笑他明為裝傻實則報復的幼稚行徑,不過就是把人送回重生點嘛,自己捨不得下手,還不准別人幫忙?

 

這一趟來總算親眼見過了傳說中的少年,再加上老二的反應,回去又有談資可聊,足夠了。

 

將組裡需要轉達的文件資料扔在桌上,她站起身撥了撥長髮,「真好奇鉅子知道這件事的時候血氧量有多高。」

 

鐵驌求衣淡淡道:「把這盤吃了,就能體會到。」

 

凰后聞言,輕輕嗤笑一聲,踩著她的高跟鞋施施然走了。

 

    ※    ※    ※

 

風逍遙其實沒能睡著,鐵驌求衣下樓去以後,沒了惡勢力壓制的風月無邊就跳回床舖,這邊鑽鑽那邊踩踩,一會在棉被上打滾,一會又鑽進被窩裡,風逍遙被她鬧得沒法,伸手去順毛還被啃了好幾下,好在小姑娘知道輕重,只是鬧著玩沒見血。

 

眼看沒了睡意,也沒有想起方才的夢境,乾脆起床算了。

 

翻身坐起,伸手去摸床頭上的束髮圈,卻摸了個空。

 

這種久違的熟悉感讓他渾身一顫,有些僵硬的緩緩轉頭,那只被他遺忘很久的黑色雙肩包,不知何時,居然悄然無息地出現在房間角落。

 

他在這裡住下之後,原本衣服還會好好收拾進背包裡,後來霸佔了鐵驌求衣的衣櫥一隅,這只背包就跟著被塞進衣櫥裡不見天日,偶爾出門,用的還是從老大仔的。

 

披散著頭髮下了床,赤著腳走到沙發椅前,在椅側的玻璃茶几上,放著幾朵剛被採下來的花,桃紅色與紫色的花瓣,一半含苞一半盛放,外型像風鈴,十分鮮艷搶眼。

 

燈籠海棠。

 

一個詞語就這麼突然跳出腦海,像是遮掩記憶的簾幕關鍵被鬆開,幾幕風景浮現出來--色彩艷麗的花叢、古老而破損的車站建築,風吹過紫色花海與芒草的翻浪。

 

持槍的女人,還有--

 

風逍遙默默楞了半晌才回神,拉開背包前置開口的拉鍊,果然在裡面發現了鐵驌求衣送他的皮革束髮圈,還有一只刻意被他遺忘很久的智慧型手機。

 

將頭髮紮起,坐回床沿打開了手機。

 

首頁顯示著幾十封未讀訊息和未接來電,他沒打開,而是將桌布切到第二頁,七八個各種花樣的連結,其中左上角是個茶杯圖示,他抹了把臉,按下了那個圖示。

 

--點下去,所有的問題都會得到解答。

 

『呼叫GM。』

 

下一秒,場景瞬間改變。

 

風吹起,帶來草木清新的味道,遠方有笛聲傳來,風逍遙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換了一身裝扮、站在一條通往山崖的小徑上,兩側是低矮的灌木叢,淺粉色的花朵隨風搖曳。

 

「這個地方……我來過啊?」

 

他仰頭看看藍天,再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還有身上一席如同武林俠客般的衣裳,又伸手去摸頭上的馬尾髮帶和繫在腰後的捕風。

 

沿著小徑往上走去,笛聲越發清晰,盡頭處有石桌石椅,吹笛的人背著一把長劍,劍鍔處的圓形琉璃在陽光下透著光輝。

 

熟悉的畫面喚醒腦中的記憶,障目的最後一葉消失,所有被壓抑與刻意遺忘的記憶歸位,風逍遙也想起了最重要的關鍵:

 

「這是、那個全息的遊戲……。」

 

神秘的打工地點,不曾見過的高科技遊戲艙,臉上帶著期待與興奮笑容的小夥伴們,和迫不及待躺進遊戲艙的……自己!

 

「三千世界、夢幻泡影。」

 

那人一曲吹畢,收起笛子,緩緩轉過身來,雪白的袍袖在風中翻飛如浪。

 

「我是GM001號,缺舟一帆渡。」

 

「歡迎再次來到無水汪洋,測試員001號--風中捉刀。」

 
 
 

------------

來了!

地門開發千年的系統、墨家設計的劇本,廢鍛聯手打造的硬體與韌體,讓我們歡迎跨時代的新發明:三千世界.夢幻泡影!>///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