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6

 
 
 

小貓還是好動的年紀,瘋起來滿屋子蹦跳暴衝,夜裡能吵醒他們好幾次,鐵驌求衣把買來的貓窩放在床頭櫃上,風月無邊只去臨幸了一次,之後還是隨心情滿床打滾。

 

一夕秋涼,清晨的低溫驟降,涼被也換上了冬被,但鐵驌求衣卻是被熱醒的。

 

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側著身,半個身子都貼在床沿,差一點就要被擠下床,翻回正面,背後卻被什麼東西卡在那裡。

 

天還未全亮,房裡只有窗外透進的微光,撐起身抬頭往後看,風逍遙的頭方才靠在他的後頸,霸佔了他的枕頭一角,整個人幾乎是挨著他的背脊、歪著腦袋睡得不醒人事。

 

而少年自己的枕頭上,有隻小貓優雅的伸長了四肢趴在上面,帶著白手套的雙手交疊,睜著她黃澄澄的大眼,在鐵驌求衣的目光望來時,還輕輕開口喵了一聲。

 

理直氣壯得簡直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

 

鐵驌求衣勉強將風逍遙往裡頭擠了擠,勻出一個能讓自己躺回去的空間,倒回枕頭上繼續睡。

 

--都同床共枕了,照這樣下去不出幾天,紅線的距離就能刷滿了。

 

等到日上三竿輪到風逍遙被熱醒,才發現自己和鐵驌求衣、風月無邊兩人一貓最後都擠在同一顆枕頭上,小姑娘甚至把貓肚子直接壓在兩人的頭頂,難怪熱得他滿頭大汗。

 

鐵驌求衣去洗漱了,留他坐在床上和風月無邊大眼瞪小眼。

 

「一、二、三……。」他扳著手指數著,「這才第四天,紅線就長到上次十幾天的長度了,這速度會不會差太多?」

 

伸手搔了搔貓下巴耳朵肚子,正在打盹的小貓被煩得受不了、起身轉了個方向只留下貓屁股給他。

 

鐵驌求衣走出浴室,朝他道:「今天店休,跟我去市集一趟。」

 

「要買東西嗎?」風逍遙從床頭撈來束頭髮的帶子隨便紮了馬尾,又被鐵驌求衣拆了重新綁好,紅線默默地又長了一截。

 

「嗯,去買一些補給品,順便在外面吃午餐。」

 

「那風月無邊呢?」

 

「留在房間裡,讓她睡覺。」

 

    ※    ※    ※

 

鎮上東側的車站前,有一塊鐵皮貨櫃搭成的商店街,除了蔬果農作的市場之外,還有不少賣服飾和手工藝品的攤販。

 

之前風逍遙自己來逛過一次,商店街的距離比小鎮南端更遠一些,所以他只有在靠外圍的地方晃過。

 

鐵驌求衣帶著他走在石板人行道上,沿路遇到不少散步的野貓,都是店外的食客,風逍遙見了都要上前打招呼一下,並且向鐵驌求衣介紹,這隻麒麟尾的是伍長、綠眼黑貓叫排長,而這隻精壯的虎斑則是班長……。

 

「最大隻的那隻呢?橘色長毛的。」

 

「當然是軍長啊!」

 

「……。」這種完全無法吐槽的無力感是怎麼回事?

 

鐵驌求衣帶著他去水果的攤子下了幾筆訂單,之後會直接把貨送到店裡,又帶他去了街口轉角一間不起眼的小飾品店。

 

攤子上擺了不少手工製作的貓項圈,有蝴蝶結的,有繫著鈴鐺的。鐵驌求衣和攤主講了一會話,要了一只橘紅色編織繩子的項圈,上面掛著一小塊牌子和鈴鐺。

 

牌子上刻著三倍糖的店名和徽記。

 

「這是要給風月無邊的?」風逍遙想了想,貌似在店外的食客貓也不少都有掛項圈。

 

鐵驌求衣輕哼了聲,又指著另一張桌子上繫著編繩的耳釦詢問,攤主卻拒絕了交易,而是提出幾項要求、需要幾種東西來交換。

 

風逍遙聽得一頭霧水,當下只覺得這種情境相當熟悉。鐵驌求衣則是不慌不忙的從提袋裡掏出了一堆東西,幾塊奇怪的石頭、草,甚至還有一截頭髮。

 

攤主接了東西後點點頭就回鋪子裡間,過了一會拿了一只耳骨釦和一只戒環出來交給鐵驌求衣,後者拉過了風逍遙、將耳骨釦扣在他的左耳上沿。

 

「這個東西是什麼啊?」

 

鐵驌求衣沒有解釋,只交代:「戴好,別弄丟了。」

 

風逍遙吐槽著自己跟風月無邊同樣待遇、都得掛牌子,走到餐廳前才想起方才的既視感是什麼--那攤主就像是發任務的NPC,而鐵驌求衣根本就是準備好任務道具、直接去接任務交任務那種……看過攻略的作弊玩家?

 

暗暗想著好笑,跟鐵驌求衣說了,換來他意味深長的微笑。

 

--果然,是恢復了一部份的記憶,但還沒全部想起來啊!

 

    ※    ※    ※

 

甜點店最近的主打似乎是各種蘋果派,上回店裡進貨了好幾種不同的蘋果,一筐一筐的放在冷藏庫裡,有一款只有嬰兒拳頭大小,爽脆甜美,常常切碎粒或薄片做裝飾或增添口感,另一款味道偏酸,浸了糖漿熬煮成醬、作餡料滋味更足。

 

這天早晨,鐵驌求衣不知在前台忙什麼,廚房裡只有風逍遙一個人,還有一隻貓陪他。

 

風月無邊乖巧地坐在她專屬的位置上舔著爪子,經過幾天的餵養,小瘦貓已經豐腴了不少,半點看不出流浪貓的樣子,毛色乾淨亮麗,還得到了不少額外的綽號:虫二、二毛、閨女、貪吃鬼、小混蛋……。

 

風逍遙已經切了一大盆子的蘋果片,都浸在檸檬糖漿裡,他左右看看鐵驌求衣沒有要出現的樣子,於是神秘兮兮的湊到小貓跟前。

 

「二毛,給妳看個不一樣的東西。」

 

「喵……。」小姑娘十分賞臉的回了一聲,雙手反折趴在架子上認真的看他。

 

風逍遙將水果刀放回桌上,看著自己空蕩的右手,低低的輕喚一聲:

 

「捕風。」

 

半臂長的華麗短刀就這麼變魔術般出現在他的手中。

 

他神色複雜的撫摸著刀柄刀身,對上小貓懵懂的雙眼,輕嘆:「妳說……有些事,想要忘掉,怎麼就那麼難呢?」

 

「對不對,風月無邊?」

 

小貓咪抖抖耳朵,撇過頭去,大有你不表演我就要走貓了的意思。

 

「算了,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看我表演喔!」少年一瞬間就收起臉上的黯淡,他從籃子裡撈出四個蘋果交疊擺在瓷盤上,再退後兩步、反手握刀在胸口、擺了一個膝蓋微彎的姿勢,雙眼注視著桌上的蘋果。

 

「踏步殺,碎夢--!」

 

話聲落,人影一晃,手中的刀快速揮動飛舞幾乎只能看出殘影,小貓炸起了尾巴毛,轉著靈動的雙眼追著刀影、一眨也不眨,不過幾秒的時間,風逍遙倏然停了刀,順勢由上往下、用力插在中央的蘋果核上。

 

他退後兩步,輕輕呼出一口氣,喊了聲收起、刀便消失不見。

 

--發動技能後身體被操控的感覺,還是這麼的讓人不適應啊!

 

少年彈了一聲手指,放在上層的那顆蘋果突然崩解,中間切開一圈、核心裂成三瓣,外側的果肉全部被切成同樣大小的薄片、往外落下剛好圍繞著中心的果核疊成一圈。

 

再彈一次手指,疊在下層的三顆蘋果也同時散成片狀,連同中間那顆蘋果花一起落在盤子上。

 

「怎麼樣?」風逍遙這才一甩馬尾、插著腰得意洋洋對著小貓咪道:「有沒有很厲害?」

 

才剛說完,突然喀拉一聲、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響。

 

「阿咧?」他跟著貓一起歪頭,桌上那只漂亮的瓷盤就在他們的注視下華麗麗的斷成兩半。

 

--等等這技能破壞力有這麼強嗎不要騙我啊!

 

風逍遙覺得有些不妙,上前移開蘋果與瓷盤,果然在雪白的石質桌面上發現一道不淺的刻痕,裂縫最寬有一釐米,深不知少,裂痕蔓延了十幾公分,看得他冷汗直流。

 

他蹲下去鑽到桌子底下往上看,還好桌子下方沒看出什麼異狀,應該是不至於裂成兩半才是。退出桌底,突然後頸衣領被揪住往上提,頓時全身毛幾乎炸起。

 

「鑽到桌子底下做什麼?」鐵驌求衣把人拎到跟前,鐵青著臉問。

 

「啊啊啊老大仔你是摸壁鬼喔?」風逍遙踉蹌的站好,抹了把臉上的冷汗:「嚇死人了……。」

 

原本端坐在架子上的風月無邊一個縱身跳下來,在他兩人身邊各蹭了一圈以後,十分沒義氣的走上樓去了。

 

鐵驌求衣看他一臉心虛的模樣,皺起眉頭:「鬼鬼祟祟。」

 

「哪有啊?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鬼鬼祟祟了,我鑽桌子底下撿東西不行?」

 

「盤子怎麼回事?」

 

「失手、失手,唔……從我工資裡扣囉!」

 

鐵驌求衣無奈的把桌上的狼藉掃進垃圾桶裡,再去架子上拎了條抹布到水槽前清洗。風逍遙偷瞄了一眼桌上的刀痕,磨磨蹭蹭的走到他身後。

 

「欸啊,老大,問你一件事。」

 

「……說。」發現他的語氣裡的忐忑不安,鐵驌求衣關上了水龍頭。

 

「走在平地的人不會沒事摔倒,站在懸崖邊的人卻可能太過緊張跌入萬丈深淵……。」風逍遙背靠著他的背、仰著頭將重量都倚在他身上,幾乎是喃喃自語:「你說我……是睜大了眼小心翼翼的走好呢?還是閉上眼、假裝眼前都是平地?」

 

「怕跌下深淵,那就想辦法讓自己變得巨大。」鐵驌求衣漫不經心的擰乾了抹布,「蟲蟻的深淵,在人的眼裡,不過是條水溝而已。」

 

「啊?還有這種的喔?」風逍遙一臉恍然:「老大你原來是這種人……。」

 

「哪種人?」鐵驌求衣將擰乾的抹布攤在桌上開始擦拭,突然動作一頓。

 

--他看到了那個刀痕。

 

風逍遙才要去轉移他注意,突然那裂縫劈哩啪啦的裂了更大的一口子,完全無法阻止、直到整個石板檯面都迸裂成兩半!

 

「暴力……啊啊老大仔你幹了什麼啊?!」風逍遙煞有其事的指責,「動作太粗魯、連桌子都被你擦成兩半了!嘖嘖,真是暴力!」

 

「……。」鐵驌求衣無言的望了他一眼,道:「這張桌子很貴。」

 

桌子檯面下是有其它材質支撐固定,才不至於整張桌子垮掉,但檯面裂成這樣,也是報廢了。

 

「嗯嗯那是,節哀順變。」

 

「那你聽好了。」鐵驌求衣淡淡地道:「預算不夠,為了買新的桌子,從今天開始,晚餐只能吃當天賣不完的甜點,午餐則是前一天賣剩下的甜點。」

 

「能商量一下,放正常份量的糖嗎?」

 

「不能。」

 

「……糖糖糖,都是糖,這樣會不會營養不良啊?」

 

「你可以吃貓糧,補充營養。」

 

風逍遙歪頭看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唉,原來老大仔這麼窮,我就為難一點,捐獻我的工資加餐好了。」

 

鐵驌求衣幾乎被他氣笑、將抹布往他身上一扔:「嘴貧夠了就過來收拾,少給我裝死!」

 

「那就是不計較了?喔耶老大仔你真好!」

 

少年甩著手上的抹布、沒心沒肺的開懷笑著,哪還有半點憂鬱的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