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5



鐵驌求衣皺起眉頭,正要說話,卻發現趴在他身上的風逍遙在微微顫抖,臉頰和手心都是溼冷冰涼的。


「你掉進河裡了?」


回答他的是一個響亮的噴嚏。


由於少年實在太狼狽,他只能按下疑惑、先把人拉到樓上,在他連連噴嚏之下把濕淋淋的鞋子和牛仔褲脫掉再拎進浴室,開了熱水拉了蓮蓬頭過來就往他身上沖,風逍遙哎呀了一聲,避過身去,喊道:「老大仔等一下!」


他用空出來的那隻手艱難的拉開胸口的夾克拉鍊,衣兜裡頓時探出一顆濕淋淋的貓頭,甩了甩頭抖抖耳朵、哀號一聲驚恐的往外爬,風逍遙用右手去撈,差點抓不住。


「……。」鐵驌求衣木著臉放下蓮蓬頭關上水,即時替他接住幼貓的身體。


這是一隻大約兩三月大的未成年貓,背上是淺灰色斑紋,耳朵臉部、四肢胸腹都是白色的,叫聲又細又淒厲,呲牙咧嘴的露出尖銳的獠牙、朝他咆哮。


--色厲內荏、虛張聲勢。


鐵驌求衣拉著風逍遙綁在一起的左手托住牠,用另一隻手去搔牠下巴。


小貓很快就屈服下來,瞇著眼十分享受的開始呼嚕,他又示意風逍遙從頭頂剝幾顆黏在頭髮上的貓糧過來。


少年將貓餅乾遞到小貓的嘴邊,果然見牠湊上前聞聞嗅嗅,最後伸了舌頭舔過他的手心將幾顆乾糧全部叼進嘴裡。


他有些擔憂:「這麼小會吃嗎?會不會亂吞?」


「夠大了。」話聲方落,便聽到小貓嚼著餅乾發出清脆的喀嚓聲,三兩下就啃完舔嘴繼續呼嚕,十分俐落。


「哇喔!」風逍遙嘖嘖稱奇,「不愧是老大仔,一流的。」


「不冷了?」


「呃……。」風逍遙於是從善如流的打了一個噴嚏。


鐵驌求衣只好取來一條毛巾先將小貓裹住,擺到浴室門外的置物架上去,再用小的洗衣籃子罩住,看到男人小心翼翼溫柔對待小動物的模樣,風逍遙忍不住吸吸鼻子,臉上笑得有些發燙。


「傻笑什麼?」都這模樣了,還能笑得這樣沒心沒肺,鐵驌求衣無奈的把他塞回浴室,重新打開熱水。


身上還很冰,只能先用略高於體溫的熱水先沖著慢慢加溫,等浴缸裡的水夠多了再進去泡。只是紅線斷掉之後,回歸到距離零的狀態,兩人手指可說是粘著,衣服想脫都脫不下來。


風逍遙手忙腳亂的脫下外套和上衣,脫到左手就卡住了,只能先掛在手上。


換做是一個月前剛認識的時候,他才不可能脫得這麼爽快,如今也算是混熟了,知道鐵驌求衣看起來嚴肅難以親近的外表下其實是一顆老媽子般柔軟的心,仰頭看對方細心認真的替他沖洗著頭頂和背後的髒污,心中一熱,忍不住轉到他的背後撲上去抱住,把臉埋在他寬闊的後背蹭了蹭,留下好幾個濕淋淋的印子。


「老大仔你真好。」


背後被抹了一身濕的鐵驌求衣額前青筋一跳、正要發作,少年又喊道:「啊啊啊紅線長一截了!果然有效!」


看著風逍遙喜孜孜地把脫下來的濕衣服塞過兩人小指間窄窄縫隙、然後扔到地上,嘆口氣,把剝到只剩一件褲衩的馬尾揪回來身前繼續沖。


--反正就當作是洗貓了。


等熱水放滿跳進浴缸的時候,紅線已經莫名的長到十公分長,他坐在熱水裡感受到冰冷的體溫漸漸溫暖起來,浴室裡熱氣氤氳,轉頭看到鐵驌求衣臉上的薄汗、和那件溼得不成樣子的深紅T恤,突然有些心虛的抹抹鼻子。


鐵驌求衣拉了小凳子過來在浴缸外邊坐下,撈了一掌心的水淋到他頭上,問:「說吧,怎麼回事?」


「唔……。」風逍遙抹了把臉,道:「過了吊橋,對面有個階梯可以走到下面的溪邊,我在橋上看到那隻貓不知為什麼被困在河中間的石頭上,就下去救牠了。」


「然後掉進溪裡被水沖走?」


「才不是,是有奇怪的東西把我打進水裡。沒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好像是魚吧,速度超快……。」


「什麼魚那麼厲害,鯊魚嗎?」


「呃……沒有很大隻,但力氣卻很大。」少年轉轉眼珠子,弱弱地道:「我就看到一個黑影撞過來,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撞下去了。」


--看這模樣,肯定是在說謊。


吊橋對面都是非主動怪,他想著少年等級還低有保護、也不會沒事欺負野生動物,誰知道他居然跑到下面的溪谷去,那一帶是主動怪區,他一定是剛完成任務過了等級門檻就被怪盯上。能剩一點血皮沒直接被拍死,還多虧了那一身裝備。


不過看小鬼只是被河水冷到,不像是瀕死虛弱的樣子,難道是又升級了?


「攻擊你的那個東西呢?」


「被我扔到岸上了……。」


「……。」


--所以是誤打誤撞,把水裡的怪扔到岸上摔死了,越級打怪經驗值剛好升級?


「好險。」風逍遙咕噥著,「被溪水沖走的時候我以為又要換地圖了……。」


「換地圖?」


「呃呃我是說……就是進醫院還是什麼之類的,不知道自己會在哪裡醒來。」


鐵驌求衣無語半晌,才道:「……這麼說來,還是紅線救了你。」


其實最糟不過是掉到剩一滴血的時候、強制傳送回重生點,然後虛弱個幾天而已。


而那個重生點,早在少年踏進甜點店裡那一天,就被他改到這裡,也就是說風逍遙會在床上醒來,以為自己做了惡夢,然後重感冒躺個兩天。


「是啊是啊,而且把貓也一起救了。」他伸手拉過掛在浴缸上邊的毛巾擦了擦臉、掛在脖頸上,「老大仔我泡好了,換你洗吧。」


鐵驌求衣看他臉色恢復紅潤,鼻涕也不再流了,才站起身。


當初還跟紅線不熟悉的時候,曾經一時忘形扯斷過,下場就是兩個人猝不及防的撞在一起差點在浴缸裡摔成一團,那時他們不過才是認識了一天的陌生人,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


如今嘛--


風逍遙趴在浴缸邊伸長了左手讓鐵驌求衣方便動作,事實上男人也只脫了上衣,他不像少年那麼狼狽,換了身衣服就夠。


早就習慣他這寬肩窄腰好胸好身材,風逍遙還是忍不住頻頻打量、羨慕在心底,嘖嘖幾聲又吹了口哨。


鐵驌求衣把衣服往他臉上一扔,蓋了他滿臉汗水與貓糧味,「泡夠了就起來,還要帶貓去看醫生。」


「對喔。」


七手八腳的把自己收拾好用浴巾裹著,出了浴室換上衣服,小貓已經蜷縮成一團在毛巾裡睡著。而樓下的一地狼藉仍待收拾,蛋糕是沒被影響到,但下午也別想開店了,只能先塞回冷凍庫之後再處理。


風逍遙亦步亦趨的跟在鐵驌求衣身後,把那身換下來的衣服丟進洗衣機裡、將鞋子晾在牆角,陽台空間有限,被老大仔偉岸的身影一擋什麼也看不見,他索性右手巴住他的肩膀、跳上他的背。


鐵驌求衣微微彎腰,穩穩的將他馱在背上,嘴裡卻罵:「別胡鬧!」


「欸欸老大仔快看!紅線又長長了!」風逍遙把下巴墊在他的肩上,搖晃著兩人交疊的左手,「等等再試試其他姿勢,說不定出門就不用這麼彆扭了。」


--小鬼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


於是鐵驌求衣只能背上掛著一個障礙物,這個障礙物還三不五時這邊戳戳那邊蹭蹭,紅線倒還真的長了幾次,於是浪費了好一會時間才勉強收拾好浴室和廚房。


他將睡得四仰八叉的小貓放進籃子裡塞給風逍遙揣著,掛上休店牌出門去。


方才折騰那麼久,中午飯點都過了,好在動物醫院也不遠,走過兩個街區再穿過一個公園就到了。


經過公園門口的時候,馬路對面跑過來七八個十來歲的小鬼頭,其中有幾個是跟風逍遙玩過板球的熟面孔,小孩們嘻笑打鬧著跑來,剛好挑中他們倆中間鑽過。


兩人本來就一前一後隔著一點點距離走著,突然中間被岔開,感覺到紅線繃緊那一瞬間風逍遙渾身的毛都要炸了--他可不想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上演一段人體瞬移!


幸好鐵驌求衣察覺到不對,退後一步、扳起臉一個眼神掃過去,後面想再跟上的小孩被唬得楞楞停了腳步,他頓時趁機將人扯過。


只是他們這樣的姿勢挺怪異,左手牽左手,風逍遙手裡還抱著籃子,被他轉了一圈拉到身前護著走,看起來就像是被摟住一樣。


「呼,真是好險。」他只好換成左手托籃子、右手去安撫籃裡被驚醒的小貓,後者好奇的睜大眼四處張望,一臉驚恐,他連忙搔了搔下巴安撫,轉頭問:「快到了嗎?」


「嗯,這邊。」


寵物醫院隔壁就是個寵物用品超市,白日無跡不知在店門口站了多久,此時雙手插在口袋裡歪頭看著他們,眼神幽幽。


「我以為你們是來買貓糧的,原來是來賣狗糧啊?」


鐵驌求衣白了他一眼,風逍遙倒是渾然未覺朝地他打招呼,「哎,你怎麼在這?」


白日無跡面色不改的胡說八道:「住隔壁,路過。」


鐵驌求衣讓白日無跡去幫忙買貓糧和一些用品回店裡,後者看了一眼他們手上的狀況,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走了。


寵物醫院裡沒有其它客人,醫師看過小貓的狀況判定這是個三個月大的小姑娘,驗過血後一切正常,只是營養有些不良,得替她洗澡除蟲打預防針。


「能養嗎?」少年轉頭問他,「我是說,讓她待在室內,不是放養。」


「……隨你高興。」鐵驌求衣看著一起歪頭眨巴著眼的一人一貓,扯扯嘴角總算忍住沒去揉他頭頂,「給她取個名字吧!」


「名字啊……?」少年低頭捏捏小貓泛白的耳朵,對上小貓清澈的大眼,表情有些恍惚。


「就叫……風月無邊吧。」



鐵驌求衣臉上頓時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神情。


--終於,想起什麼了嗎?





--

叮咚。你的最大情(電燈)敵(泡)已上線!

讓我們歡迎裏主角~風月無邊~^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