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山的那一頭



「是喔莉醬的筆友啊?」


小姑娘點點頭,從一只精緻的鯉魚木匣子裡拿出一疊信紙,小心翼翼的展開、交到蘅蕪手上。


少年接過一看,頓時一樂,最上面那張信紙上畫了個梳著雙髻包包頭的小男孩,雙手插腰怒目橫眉、神韻活靈活現,旁邊用十分可愛童趣的口吻寫著『爹爹不准看、偷看的爹爹是笨蛋』。


往下一翻,幾頁信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雖然字跡尚且稚嫩,但是相當工整,在九如先生的學堂裡,肯定能貼在牆上當模範。


「喔莉醬看得懂嗎?」


「大部分。」喔莉醬湊到少年身邊,微微皺著鼻子,「有一些,沒教過。」


「我都看不懂!」小妹子跟著挨到另一邊。


身後的荼蘼樹叢傳來沙沙的聲音,一根枝椏悄悄的伸到少年的頭頂探出頭來,好似也來湊熱鬧。


於是少年坐在樹叢邊的小石墩上,開始一字一句給她們講解信裡的內容。


小男孩年紀比喔莉醬稍長幾歲,他有個叔父和沖田家的先生是同鄉,前些時候路過村裡拜訪,便跟沖田先生要了住址。


他們一家就住在山的另一邊,父親種了一大片蓮花田,如今盛夏正是花開季節,再過一陣子便有肥美的蓮藕可以收成。


信裡說到他有個美麗賢慧無人可比的娘親,還有個專惹麻煩的爹親,舉凡睡覺不蓋被、起床不梳頭,裡衣不上扣、腰帶打錯結,小孩兒年紀雖小,但數落起爹爹來卻是老氣橫秋、無比熟練。


「哎,這情形怎麼這麼眼熟?」


荼蘼笑得渾身打顫,當然眼熟,那同一個軀殼裡長出來的三魂七魄。


少年恍然,原來是故人啊。


    ※    ※    ※


得知好友的消息,荼蘼似乎很是高興,頻頻慫恿小書僮去取來埋在後院廊下的那罈子桃露酒。蘅蕪不堪其擾,又見他難得開心,遂順了他的意。


「螞蟻啊螞蟻,喝酒的時候,記得順便多啃幾口先生的根和莖,反正他皮厚,不怕痛。」


荼蘼搖曳著枝椏,今天心情好,不跟你小孩子計較。


果實酒十分香甜、溫潤順口,後勁卻不小,佐著月光與花香,喝一杯倒一杯,螞蟻還沒來,自己卻被醉倒了。


一夜貪杯的後果便是,隔日早上醒來看見滿園子瘋長的花草樹木,心下大呼糟糕。


蘅蕪匆匆換好衣裳往外跑去,沿著山腰的小路往下走,還沒到沖田家的宅子外,便看見沖田家父女三人蹲在田埂上發呆,小妹子目瞪口呆、喔莉醬抿著嘴皺著眉頭,而沖田先生則是一臉生無可戀。


--昨天明明還說好要收成的萵苣秋葵大白菜,為什麼如今都變成了紅蘿蔔!


--把我的大白菜還給我!


自覺造孽的蘅蕪縮了縮脖子,無比心虛。


過去這大半年,由於他的能力受創不穩定、常常暴走,導致沖田家的田地老是亂長紅蘿蔔。


好不容易最近恢復了,村裡人也終於苦盡甘來、過上餐桌沒有紅蘿蔔的好日子,如今一朝打回原形,想哭的可不只是沖田先生一家子。


村裡的小孩兒們一發現便奔去報信,把書塾的九如先生和道館的師傅都請來了,連大俠一家子都扔下了店舖來看熱鬧。


眾人看著滿田地翠綠的蘿蔔葉一陣暈眩,反正村裡的人是不肯再那樣天天吃了,能幫忙消耗的數量有限,想要另外保存,醃漬的大甕早就裝滿了,若是想曬成乾,最近天公還不作美呢。


「給包包頭哥哥他阿爹阿娘,換蓮藕。」小妹子拉拉姊姊的袖子,喔莉醬歪頭想了想,轉頭問蘅蕪:「小哥哥,包包頭住的蓮花田,很遠嗎?」


蘅蕪心裡正尋思著捅下的簍子要怎麼彌補,聽了小姑娘的話頓時一愣,「也不算遠,就在山的後面。」


送去給那人倒是個好主意,他人面廣、親朋好友不少,肯定能消耗完,而且還是因為先生想起那傢伙才纏著他喝酒、最後喝醉導致力量失控的,把蘿蔔送過去,也算是冤有頭債有主?


「那給包包頭哥哥,全部都給!」小妹子拍拍父親的手背權做安慰,沖田先生回給她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


大俠找來送貨大叔,在地上畫了大概的地圖,沉吟道:「隔了座山,要繞道南邊,不管是走水路還是陸路,都要十幾天吧?送過去紅蘿蔔都不新鮮了。」


大俠家的娘子一拍胸脯:「放心,有阿伯在呢!『平生進退如飆風』不在是喊假的!」


小妹子悄聲問自家姊姊:「阿伯是馬嗎?」


喔莉醬也悄聲回答:「阿伯就是每天在刎仔魚姊姊家喝酒、愛玩三條路那個阿伯,不是馬。」


「不是馬要怎麼飆風?」


「靠兩條腿喏!」


最後村裡的人忙了一整天,同心協力把沖田家的紅蘿蔔都收成了、用麻布袋裝好,一部份給山腰上那家新搬來、最愛吃紅蘿蔔的大戶,剩下的讓送貨大叔和他的好友送去南邊河岸的碼頭。


蘅蕪陪著沖田家兩姊妹在田裡玩了一天,見採收完蘿蔔之後的田地被重新翻整,悄悄的檢視了下自己的能力。看來在昨晚那次失控之後,就全部恢復了,想來以後也不會再出現紅蘿蔔長滿地的狀況,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回到草屋前,宿醉的荼蘼已經清醒了,被瘋長的雜草和隔壁的樹叢騷擾得很煩躁,正用枝椏拉扯著自己多長的葉子,小書僮哭笑不得、連忙取來剪子和手套來修剪,一邊和他說著山下的慘況。


荼蘼沉默了半晌,才道個人造業個人擔,把紅蘿蔔全送去給山後面那個種蓮花的吧!


「先生便是不說,蘅蕪也會送去的。」少年伸手摸了摸荼蘼翠綠的葉子,「但先生特別提醒了,倒是讓蘅蕪想起一件事……。」


——那個總愛鬧他惹毛他、看他跳腳炸毛的白先生,好像特別、特別的,討厭紅蘿蔔。




-----------------------------------------------

南邊河岸的碼頭,是通往平行世界的入口XDDDD


於是住在山那一頭的小雙花,出來收蘿蔔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