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4

 

小鎮的南端有座小山坡,沿著矮灌木叢間的碎石步道往上走二十分鐘,就可以到達頂端,雖然不高,但足以俯瞰整個小鎮,越過山頂,便是一座溪谷,兩端有一座吊橋連接著。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那座吊橋還是維修中、禁止通行,如今風逍遙站在步道旁的木樁子上,仰頭看離山頂盡頭只剩下沒幾步路,卻沒辦法再往前走了。


伸直手臂、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的拉扯力量,他回頭一笑,輕輕勾了勾手腕。


遠處,山下小鎮裡,甜點店。


鐵驌求衣正坐在櫃台前和白日無跡談話,左手忽然像是提線木偶搬被拉起,他淡定的起身走出櫃台,又在白日無跡見鬼了似的目光下往前走了好幾步,來到門口才停下。


線的那一端似乎心滿意足,扯動了兩下之後拉扯的力量便消失不見,大概是往回走了。


鐵驌求衣幾不可聞的輕笑一聲,才又走回櫃台裡坐下。


--這是在做什麼?還有這種玩法的?放風箏還是遠距離溜貓?


白日無跡的腦海裡一海票吐槽詞語刷屏而過,木然開口問:「你們……感情培養得不錯?」


「說正事。」鐵驌求衣臉上明明沒表情,白日無跡就是沒來由地覺得他在得意,摘下眼鏡擦了擦重新戴上,才繼續之前的話題。


「小鬼的等級的確有點異常,就算後來和同伴分開之後一直亂跑沒去刻意升級,但他能抵達這裡,沒道理比其他人低那麼多。」可惜礙於系統限制,沒辦法追溯他們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只能調出這個場景裡的任務紀錄。


「嗯。」鐵驌求衣看了筆電螢幕裡調閱出那一整排的『與旅館櫃台人員閒聊,熟悉度增加1%』、『幫助走失女童,熟悉度增加1%』、『陪放假學童打板球,熟悉度增加5%』之類的任務紀錄,心情有些複雜。


這才放他出去晃沒幾天而已,人際關係已經開始以甜點店為圓心往外擴張了,再這樣下去,沒多久就能刷滿整個城鎮的熟悉值、開啟遊戲的下一階段。


這還是他在沒意識到遊戲任務的前提下。


--好不容易每天順著毛摸養熟了點,看到他終於放下心防表示親近,因此充滿成就感的時候,卻發現他走在路上見誰都蹭……。


貌似有點心塞。


「這刷的速度有點快,他現在等級還這麼低,進了怪區大概就是被秒的命。」白日無跡湊過來,喃喃碎念著:「幸好這個死亡設置跟懲罰都改掉了,連降級都……。」說到這裡兩人都是一頓,彼此交換了眼神。


「掉級懲罰,在被改掉之前,他們就進來了。」鐵驌求衣用手指輕敲桌面,恐怕還是其他不准開放的世界,說不定就是老大極力想遮掩的事。


「那我們……。」


「沒有證據,不需要做多餘的事。」反正鉅子若是要整治老大,也不缺什麼證據。他沉吟了下,想起那天默蒼離來訪提及的事情。


如果風逍遙真的是受過死亡降級的刺激、造成心理創傷才拒絕回想過去,那還真不能讓他在沒準備的狀況下遭遇危險。


可惜默蒼離出現的太晚,那時他們已經習慣放養的相處模式了,如今想再把風逍遙留在身邊哪都不讓他去,根本不可能。


關又關不住,只能從其他方面著手了。


    ※    ※    ※


風逍遙不是沒有發現這個世界的異常,紅線的束縛雖然減弱了,行動也不再受到限制,但這並沒有讓他忘記這個不科學的東西出現最初,如同幻覺般的那聲『任務啟動』。


他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了什麼很關鍵的東西,卻又覺得能不能想起來,也不是很重要。


旅行的意義不在抵達終點而是享受過程,反正這個小鎮挺有意思的,風景很漂亮,居民也很友善,說不定在待膩了離開這裡之前,一切的謎題就都得到解答了。


昨日的店休日他在外頭溜達了一整天,今天心滿意足的留在店裡,坐在廚房一角拿著素描本塗塗抹抹。


鐵驌求衣剛處理好今天的戚風蛋糕,洗完擦乾雙手湊過來一看,是整個小鎮的鳥瞰圖,線條流暢清楚之餘又帶著點率性的凌亂,像作畫者的個性一般。


「跑去南邊山坡玩了?」


「是啊,風景還不錯。」


「吊橋修好了嗎?」前幾天光是為了爬上山頂去看吊橋,硬拖著他差點走出店門,結果還是看不到。


「修好了修好了!真想過去看看對面的風景到底是怎麼樣……。」現在紅線的長度只夠讓他跑過吊橋,除非鐵驌求衣願意陪他走一趟。想到此處,歪頭偷瞄對方,沒有說話。


「最近天氣變涼了。」鐵驌求衣沒有理他,突兀的轉移話題。


「嗯?」風逍遙仰頭看他,臉色茫然,一時之間沒轉過來。


「早晚溫差大,在外面亂跑容易著涼感冒。」


「所以?」風逍遙甩甩馬尾,繼續眨巴著眼。


鐵驌求衣雙手環胸,下巴一揚:「下次出門記得多穿幾件衣服。」


「什麼衣服啊……。」他就兩套衣服勉強輪流穿,接收到男人的目光,風逍遙訥訥的隨之轉向樓梯的方向,雙眼瞠大,「等等你是說……。」


後者輕哼了聲,示意他自己去看。


風逍遙受寵若驚的跑上樓,床頭櫃上多了兩只提袋,裡頭不但有兩套衣服加外套,甚至除了新鞋子之外,居然還有新的束髮圈。


「老大啊。」他跑回樓梯口探出頭往下栽,長長的馬尾垂下來,「對我也太好了吧,我沒錢還呢!」


「從你薪水扣。」鐵驌求衣洗著盤子,頭也不抬。


「扣得好、盡量扣。」少年蹦跳著回房間去換衣服。


於是下午白日無跡上門來時就被顯擺了一臉,少年穿著一身亮眼的深色秋裝皮夾克,連馬尾都束得比平常高,像隻松鼠般在店裡來來回回跑來跑去,抹桌子拉椅子端蛋糕,生怕人看不見他的新裝備。


「之前那雙鞋子磨到有點平了。」少年見白日無跡盯著他的新靴子看,解釋道:「我沒想到它那麼不耐穿。」


--那當然,裝備會磨損,整天到處跑磨損最嚴重的當然是那雙鞋子。


「所以老大幫我買了雙新的。」他將托盤裡的戚風蛋糕放在青年的桌上,軟綿綿的杯子蛋糕中央填滿了卡士達醬,還撒了厚厚的一層滿到溢出盤子的糖粉,用眼睛看就覺得甜膩得嚇人。


於是他很好心的又跑回櫃台端來一杯紅茶,繼續道:「這雙鞋實在輕得不科學,我覺得穿了好像跑步會變快。」感覺都能飛簷走壁了呢!


「……聽起來很厲害。」白日無跡敷衍的應和著。


--那還用說,磨損率90%的白板裝換稀有套裝,速度不變快才見鬼了。


「你想知道他是什麼牌子的鞋嗎?」


「……我不想知道,謝謝。」


加班趕工三天編出一套稀有套裝的任務再自己解了送過來,就為了老大說要給小鬼換裝備。白日無跡木然的吞了一口甜死人的蛋糕,雙眼渙散,此時他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瞎子。


--若有下次,一定要,把稀有套裝的外觀都做成水手服和百褶裙!


    ※    ※    ※


又過了幾天,鐵驌求衣和組員們開完了視訊會議,又把任務轉手交代了手下去辦,眼見風逍遙還沒回來,他從冷凍庫裡拿出冰鎮好的慕絲蛋糕,開始做裝飾。


雖然說做店裡的甜點是因為日常任務,不過過程還滿抒壓的。


--尤其在看到有人吃下去那瞬間扭曲的臉色,更為抒壓。


蛋糕已被切成小片,用巧克力醬一一在上面畫上圖案、擺上莓果,再淋上一層透明的濃糖漿,鐵驌求衣做得認真細緻,正準備收工完成最後一塊,左手突然被往右邊一扯。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他狠狠趔趄了一下,手中的糖漿飛灑而出,在空中劃過痕跡飛濺在桌上。


一瞬間他下意識站穩了身體與拉扯的力量對抗,還來不及思考究竟怎麼回事,被兩端緊緊拉扯開的紅線就像彈性疲乏的橡皮筋一樣,繃緊到極限之後瞬間斷了。


受到反作用力波及,鐵驌求衣踉蹌的退了一兩步,下一秒憑空出現的身體就直直朝他懷裡撞進來,直接把人撞到牆邊的架子上。


乒乒乓乓的,架上的鍋碗瓢盆各種雜物摔下來、稀哩嘩啦砸了滿地,倒下的那桶貓糧更是撒了兩人滿身,鐵驌求衣艱難的撐起上半身坐起,揪起埋在胸口的那隻馬尾。


撥開黏在少年臉頰上的頭髮,風逍遙似乎還沒回過神來,用力的抓著他的手臂,呼吸急促睜大了眼看著他,腦袋裡一片混亂。


「怎麼回事?」鐵驌求衣皺起眉,又喚了他好幾聲,少年此時渾身濕淋淋的,幾顆貓糧隨著腦袋搖晃從頭頂上掉下來,無比狼狽。


「老……老大仔?」少年訥訥抬起左手想戳戳他是不是幻覺,畢竟上一刻他還在小鎮遙遠的另一端,手一動卻發現,此時他坐在鐵驌求衣的腿上,右手扶著對方的肩,而兩人的左手小指上,再次被紅線死死的綁在一起……。


--線斷乃兵家常事,大俠請重新來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