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3

03. 受困在小店裡的日子轉眼又過了好幾天,隨著紅線的距離增加,兩人也漸漸找到合適的相處方式。 早上他會坐在廚房裡看鐵驌求衣準備甜點,餵完貓之後鐵驌求衣會帶他出門散步放風、中午再回來開店,收店以後一起算帳,共同完成這些事有助於紅線的增長,似乎默契越好紅線就增加的越快。 --所以白日無跡說的那些根本就是唬爛,紅線是增進親子關係用的吧! 在其中發現樂趣的風逍遙此時已沒了最初的焦躁。 在一個陌生的世界醒來,周圍太多不合理的事情發生,都讓他警覺之餘還抱持著一種不真切的混亂感,直到遇到鐵驌求衣之後,那種懸在半空、無處可去的慌張才漸漸消失。 大概是一種直覺,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鐵驌求衣就是又高又壯、肯定能把天扛得好好的那種。 雖然說不上多瞭解這個人,起碼他對鐵驌求衣的平和心境是十分佩服的,換做是自己,突然被迫和個陌生人綁在一起、不得不收留對方在身邊,還要朝夕相處,是沒辦法那麼冷靜泰然的。 而且鐵驌求衣手藝很好,除了甜死人的蛋糕不能亂吃之外,三餐每天變著花樣改菜單,營養均衡又豐富美味,風逍遙自認自己不是個吃貨,但一番餵養下來總覺得自己變得跟門外的肥貓一樣,慵懶又墮落。 當紅線的長度終於長到超過兩公尺長、分床睡也不怕扯斷的時候,風逍遙便迫不急待的提出了打地鋪的要求,鐵驌求衣自然沒任何意見,只是幫他把床前那塊空間清了乾淨鋪上地毯,又給他一床棉被。 然而第二天風逍遙就抱著那團棉被爬回了他的床。 「你不是一直很想打地舖?」前幾天還一邊量一邊碎唸著希望它快變長,結果才睡一晚就回心轉意是哪招? 「啊啊只是想試試看……。」誰知道會突然認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隔天起來還渾身酸痛啊!少年摸摸鼻子,「反正我都在這裡睡了十幾天了,睡相很好,沒打擾到你啊。」 說著歪頭眨眼:「別趕我走嘛,老大!」 人都賴在裡側了是要怎麼趕下去?鐵驌求衣無奈,只得蓋上棉被翻身背對,扔下一句:「隨你高興。」 --關在門外就拼命撓門要進來,開了門進來以後又吵著要出去……根本就跟外面那幾隻貓一樣。 無法忍受的不是門裡門外、同睡一床還是分床的差別,而是那種受到限制、無法來去自如的感覺吧。     ※    ※    ※ 蛋糕店至今重複出現過的甜點只有一款蛋白糖霜餅,據說是備受歡迎的當地特產,固定會在星期三、五出現,其他的甜點花樣則是每天都不一樣。 今日的菜單難得不是蛋糕而是手工餅乾,風逍遙在看到備料時那一大碗糖就果斷放棄、出門溜達了。現在他已經可以在門外巷子口逗貓閒晃,碰不著的紅線計算的是直線距離,並不會受到阻礙,走得太遠超出範圍的時候手指會有被拉扯住的感覺,就知道該退回來了。 鐵驌求衣慢條斯理的將麵團擠花放上烤盤、送進烤箱,收拾好廚房,開門看了一眼外頭的少年,很好,這會完全融入貓群了,一起坐在斜坡上曬太陽打盹。 悄悄關上門,從角落的櫃子裡翻出一台筆電。 接通視訊通話的瞬間,對面的人們似乎要炸了,七嘴八舌又亂哄哄的,攝像頭晃來晃去根本看不清畫面,最後落到一個青年男子手中,似乎是把其他人都趕走了,才重新把攝像頭放回桌面。 『老二,渡假生活過得怎麼樣?聽說你好像有點樂不思蜀啊,連兩次例會都沒出現。』青年有一頭淡藍色的頭髮,眼瞳很淺,兩鬢處還長著藍色的鱗片,望著螢幕裡的鐵驌求衣笑得有點幸災樂禍。 「讓發明那個任務的人滾出來!」鐵驌求衣揉揉眉心,雖然這個任務道具成功困住了少年,但也困住了他、讓他沒半點私人空間可以跟組織回報。 到底是哪裡來的白痴弄出這一招! --當初只是一次例會缺席就被指派了這個麻煩的任務,現在連續兩次不在,不知道要被賣成什麼樣? 「之前的要求是把人留在鎮裡,栓在柱子上也好,栓在我身上是什麼意思?」 『老五說你活該,那盤蛋炒飯你要是一半給小鬼一半倒在柱子上,他就能被栓在柱子上,誰讓你自己吃了呢。』 「鬼扯!」鐵驌求衣心中一沉,「這個場景她設計的?」 『不知道。』青年優雅的微笑攤手,『反正不是我。』 「不說閒話了,我上次回報的那個問題,你們有什麼結論?」 『你家的小鬼是跑最遠的一個,場景轉移意識對接的次數太多,可能會忘記一些細節,或一時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這個不無可能。』 「但是他連自己的過去都忘記了。」鐵驌求衣面色凝重,「探問幾次,回答出來的都是胡謅的。這樣的情況並不正常。」 風逍遙提到過去總是不經意的轉移開話題,並不是因為對他這個陌生人的戒備,而是少年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避開談起。 『也許受過什麼刺激也不一定。』青年聳聳肩:『那就該問你了,青少年心理學,你比我在行。』 「其他的目標呢?」 『本來我以為,你家那隻會是最麻煩的一個,但現在還不好說。』青年捧起茶杯啜飲了一口,『老大那邊兩個,似乎遇到了一點麻煩,老四老六都去幫忙了。剩下的那一個本來情況很棘手,但是,那傢伙親自出馬,你知道的。』 「……。」鐵驌求衣默默的伸手摸了摸起雞皮疙瘩的手臂,突然覺得有點不妙。 『好消息是頭頭不在,前兩星期我們沒開例會,你少了兩次被賣的機會。壞消息是前幾天據說他帶著冥醫去削了老大一頓,現在也沒回來,也許……。』青年眨眨眼,朝他舉杯,『老二,保重。』 鐵驌求衣鐵青著臉切斷了視訊通話。 「老大仔,你忙完了嗎?」 側門被拉開一條縫,綁著馬尾的少年從門邊探頭進來,幾隻貓被他擋著,紛紛不死心的從少年的腳邊鑽出來、睜圓了眼一起湊熱鬧。 鐵驌求衣看到這畫面一時失笑,心中那些烏雲也悄悄散了些去。 --算了,好歹小鬼很乖又會賣萌,出這趟差也不算太糟心。     ※    ※    ※ 然而這樣的好心情只維持短短幾個小時,直到下午開店後第一批客人上門為止。 那時他在櫃台前教風逍遙怎麼用把蘋果切成玫瑰花,少年的手很靈活,試沒幾次就成功切出漂亮的成品,正得意的向他顯擺著,客人進門的時候他沒回頭,是風逍遙招呼的。 於是當低沉微微有點沙啞的聲音在櫃台前響起的時候,那一瞬間,全身的寒毛幾乎同時豎起。 「原味跟巧克力的餅乾,各要三份。」有著淡綠色頭髮的青年伸出三隻手指,語氣相當平靜,不冷不熱,臉上甚至沒什麼表情,但這種點菜方式卻莫名的有種逼人的氣勢,「再配兩壺紅茶,不加糖。」 風逍遙楞楞點頭:「喔,好,請稍等。」 「啊啊你要吃那麼多做什麼?」跟在他身後的同伴連忙出聲阻止,「一份就好了!」 「各要三份。」青年再次朝他點頭示意,轉身去窗邊找了位置坐下,另一人拿他沒法,只得邊碎碎唸著跟了過去。 回頭鐵驌求衣已經把餐點飲料都準備好了放上托盤,伸手摸摸他的頭頂,神色似乎有點複雜,「顧好櫃台。」 「啊啊?」風逍遙一頭霧水的看他,又轉頭看看那組客人,才發現鐵驌求衣端著餐點就到兩人對面坐下。 --原來是認識的人啊? 店裡空間雖然不大,但是鐵驌求衣和那個綠衣服綠頭髮的人談話聲音很小,風逍遙沒特別提起精神去偷聽,也就沒能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倒是旁邊那個藍色頭髮的男子吃了一口就直嚷著餅乾太甜、拼命灌茶。 「啊啊你也吃太多糖了,血糖會超標,不健康啊!」冥醫說著伸手把餅乾端走,卻發現兩人用著奇異的眼神看他,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訕訕的把盤子放回桌上。 風逍遙有些無聊的坐在櫃台繼續玩蘋果刻花,偶爾抬頭可以看到那個人以一種緩慢卻穩定的速度、面不改色的消滅盤子裡的小餅乾,他想鐵驌求衣臉上大概跟他一樣,從震驚到麻木吧。 其間鐵驌求衣回來櫃台續過兩次茶,見他無聊,讓他不用待在櫃台可以去外面晃晃。 風逍遙想了想,搖搖頭表示不需要,得到鐵驌求衣一個欣慰鼓勵的摸頭動作。 --瞧這紅線增長的,真的是親子互動啊? 他們一談話就談到夕陽西下,店裡後來也零零星星來了幾組客人,風逍遙把一整筐的蘋果都切成花了,那三人才站起來。 他隨口招呼:「要走了嗎?餐點還合口味吧?」 「嗯。」綠髮青年遞給他幾張鈔票,又道:「再外帶三份。」 風逍遙點鈔票的手一抖,連忙應聲答應。 送走客人,他用手肘戳了戳正在沉思的鐵驌求衣,「老大仔,這就是你說的,口味獨特的人啊?」 見鬼了那些餅乾合起來的糖份大概抵得上一整包砂糖了,還能吃得面不改色是怎樣。 「不……。」如果早知道鉅子愛吃糖,他死都不會選擇開這種甜點店,而那傢伙也未必是真的嗜甜如命,只是從來沒人能知道他在想什麼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