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2

 

02.


——這是第三個在這張床上醒來的早晨,一定有什麼不對。


意識到這點的時候,風逍遙覺得有點崩潰,雙眼放空的看著雪白的天花板,久久沒能回神。


一張標準雙人床躺上鐵驌求衣一個人剛剛好,再加上他就顯得有點擁擠,他縮在靠牆的那端,半側躺著,左手橫過腰間垂在床舖上,綁在小指上的紅線延伸了大概十幾公分長之後,連著鐵驌求衣的左手。


鐵驌求衣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的,正倚著床頭半坐著看書,發現他的動靜眼神飄過來,看見風逍遙瞪圓了眼、一臉生無可戀的傻樣,頓時覺得有些好笑。


「前兩天不是覺得沒什麼,今天才意識到事情大條,反射弧會不會太長?」


少年哀號了聲,舉起右手摀住了臉,他怎麼能說之前都抱持著『反正睡一覺醒來就換地圖啦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的想法。


現在這種強制換地圖的方式不靈驗了,才會意過來這個不科學的世界不是夢境,不能說醒就醒,想一走了之,還被拴住了走不了,簡直讓人心碎。


「這個東西,你想到要怎麼解決了嗎?」風逍遙舉起左手晃了晃,連帶男人的手都被跟著扯起來晃。


「沒有。」鐵驌求衣將手中的書合上,扔回床頭,「睡夠了就起來。」


經過兩天的磨合,兩人換衣洗漱總算不像剛開始那樣尷尬又束手束腳,只是一隻手被限制行動,浴室空間又有限,效率難免低落。


鐵驌求衣在第七次看到那束凌亂的馬尾從眼底晃過去的時候,終於忍不住伸手去拍他頭頂。


「別亂動。」


「嗯?」風逍遙叼著牙刷,從鏡子裡看鐵驌求衣皺著眉把他方才好不容易紮起的馬尾拆了、用一把不知從哪找來的鬃毛梳子給他梳頭髮。


前兩天沒什麼心思整理,早上起床又亂糟糟一團,此時一梳下去,少年的腦袋就跟著一歪。


鐵驌求衣從鏡子望了他一眼,看少年左手被拉扯著舉起像隻招財貓,神情無辜,只得無奈的把他的頭扶正、握著髮根仔細地把打結的地方梳開。


風逍遙沒閒著,刷完牙漱了口抬頭問:「……你都這樣給貓梳毛的嗎?」


「嗯。」貓都沒你難梳。


將馬尾重新紮好,鏡子裡映出的又是個精神奕奕的少年,風逍遙轉頭朝他咧嘴一笑,低頭看兩人左手上的線,居然長了一小截。


--見鬼為什麼拉扯了半天紅線死都沒動靜,梳個毛就變長?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鐵驌求衣領著他去衣櫥前撈出兩件工作圍裙圍上,前幾天為了這齣意外,兩人忙著研究那詭異又棘手的紅線,店休了兩天沒開張。如今既然一時無法解決,該有的平日工作也不能落下。


早上的任務是準備今日的餐點,小店每天只賣一種甜點一種飲料,數量還相當稀少,根本是任性的店家。


吃過早餐後,風逍遙背靠著料理台、伸長了左手配合鐵驌求衣的動作,盡量試著不去影響他,鐵驌求衣也沒打算做什麼複雜的,拿出了奶油堅果可可粉,備料篩麵粉,一板一眼的,熟練而俐落。


本來對甜食沒特別愛好,但看男人做的十分認真,也起了點興趣,湊過來仔細觀察,下一秒便見男人打開那包細砂糖,十分豪邁的將整包全倒進碗裡,頓時倒抽一口涼氣。


「等等……這樣不會太甜嗎?」就算沒什麼烹飪常識,但看到這麼多糖也覺得不對勁吧?


鐵驌求衣輕哼了聲,示意他低頭看向自己的圍裙,上面用繁複的花體字寫著,三倍的糖。


「這麼甜……是要做給誰吃啊?」


「世界上,總有一些口味獨特的人。」


「……。」所以走小眾路線就對了?


--等等你在這種偏僻的小鎮上還走小眾路線真的不會倒店嗎?


將拌好的麵糊倒進鐵盤再送進大烤箱,時間還早,便從櫃子裡拿出貓糧,帶著風逍遙去倉庫門口餵貓兼放風。


趁少年被浪貓團團圍住的時候,拿出手機,發了幾道訊息。


小鎮的人在前天就出現了,街道上雖不熱鬧,偶爾才有行人行車路過,總算不再是剛來時整座空城的模樣,風逍遙雖然很想出去溜達,但也明白不是現在,紅線才這點長度,走在路上都不曉得要用什麼姿勢比較正常。


餵完貓又玩耍了好一陣子,才心滿意足的跟著鐵驌求衣回店裡去。


拉開鐵捲門,用抹布將玻璃櫥窗和座椅茶几一一擦拭乾淨,他十分有自覺,現在吃住都仰賴對方,想走也走不了,根本就是強迫收編,既然寄人籬下,多少也得有些貢獻。


只是手被拴著十分麻煩不說,男人走去哪他就得跟去哪,還偏偏是左手綁左手,想要並肩一起收拾都沒辦法,走路時活像在跳恰恰,好幾次礙手礙腳的,差點左腳絆右腳兩個人一起摔倒。


幸好蛋糕店很小,座位也沒幾個,整理下來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烤好的布朗尼最上層的外皮酥脆,裹著榛果核桃等堅果碎粒,下層濃郁溼潤得像是牛奶糖一般稠滑,散發著濃濃的可可香氣,風逍遙看了一眼,想起那不正常份量的糖,還是決定放棄嘗試。


將蛋糕切成小塊插上裝飾和巧克力塊,擺進玻璃櫃,再到門口掛上營業木牌。隨著鐵驌求衣回到櫃台前坐下,少年甩著馬尾,臉上看起來似乎有種期待客人上門的興奮感,適應的簡直不要太好。


鐵驌求衣扯了扯嘴角,很想開口吐槽,最後還是決定不要打擊年輕人的積極性。


於是白日無跡推開店門時,就被少年一聲響亮的『歡迎光臨』震得一臉懵逼。



    ※    ※    ※


「所以說,有一條紅線綁住了你們倆的左手小指?」


白日無跡雙手撐在玻璃茶几上,臉上被震驚轟炸過只剩下呆滯。


「你看不到嗎?」少年晃了晃左手,連帶著鐵驌求衣的手也跟著一晃一晃。


「說是紅線……其實比較像紅色橡皮筋吧,有一點彈性。」風逍遙抓過鐵驌求衣的左手,在白日無跡的注視下拉開了兩隻手的距離,最遠大概可以撐到二十公分,放鬆下來就像橡皮筋收回去一樣,距離大概就只有十幾公分。


鐵驌求衣就木著一張臉隨他去擺弄。


「看不到。」白日無跡湊過去摸,也摸不著,試著拉開兩人的手,果然有一股力量拴著拉不動,想再施力卻被兩人同時阻止,腦袋還被鐵驌求衣敲了一記。


「別亂來!」


「不要亂掰啊!」


他重新坐回位置,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拉斷會怎麼樣?」


風逍遙撇頭看地板、鐵驌求衣仰頭望天,臉上明顯寫著莫再提莫再講。


好奇心一瞬間被高高吊起,他清咳了聲,掏出鋼筆翻開筆記本,故作正經的問:「所以前幾天,你們是怎麼……。」嗯,睡覺,換衣服,洗澡?


「……然後拉斷過?」在什麼樣的情況下?


--啊啊啊簡直好奇死了啊真想知道老大當時的表情啊!


「夠了……。」鐵驌求衣扶額,幾乎可以看見他心裡滿溢出來的妄想和腦洞。


「斷掉就砍掉重練,重頭再來啊。」風逍遙轉頭看向鐵驌求衣,「你這個朋友怎麼這麼八卦?」


「正經點。」小孩兒臉皮薄,少講一些五四三的!鐵驌求衣瞪了白日無跡一眼要他收斂,「找你來,是要你幫忙想解決的方法。」


白日無跡眼角一抽一抽的,總算想起上司在訊息裡的交代,他坐回椅子上,端正了姿勢,想了想,道:「通常像這種不科學的東西,大概只有一個解釋……。」


「蠱。」


桌子對面的兩人用冷漠的眼神看他。


「別不相信啊!這是我想到最合理的解釋了。」方才過來之前都顧著竊笑,忘了先想梗,如今得到靈感,白日無跡更從容了,「而就外型或名字看來,紅線通常跟姻緣、感情有關,這種蠱啊,大概就是傳說中苗疆的女子,為了留下心上人在身邊培養感情……。」


--我還防盜防走失呢!


風逍遙轉頭看向鐵驌求衣,那表情就是在說:大哥拜託,我寧願回櫃台賣蛋糕也不想聽這個人胡說八道。


鐵驌求衣敲敲桌子,「講重點。」


「紅線的長度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增長?」白日無跡推推眼鏡,搶在兩人開口之前自答:「在你們有親密接觸、感情有進展的狀況下,對吧!」


兩人緩緩轉過頭眼神相觸,似乎覺得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但是槽點太多,無法反駁也不想承認。


白日無跡瞇起眼,一本正經下了結論:「所以照我推測,等到修成正果,紅線就會功成身退了。」


--所以少年啊,想要自由,就拿節操來換吧!


鐵驌求衣站起身,連帶著風逍遙也跟他站起來,前者道:「你慢慢吃,我們去忙了。」


「欸,別不相信啊,回去測試看看不就知道了。」白日無跡悠哉的翹著腳,端起盤子啃了一口布朗尼,頓時被甜到牙酸。


要命,做這麼甜,是想毒死誰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