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三倍糖-01




01.


——每天醒來都發現自己身在陌生的地方怎麼辦?



風逍遙從睡夢中驚醒,翻身爬起,手下意識伸向床頭摸去,果然是空的。


他頂著一頭亂髮,愕然坐在床上,發了好一會呆才緩緩回神。


收回放空的目光,轉頭打量這個房間。


牆上是素雅的淺色壁紙,花苞形狀的夜燈散發著微光,角落擺了張桌子和椅子,是中規中矩的樣式,從椅墊的布料看來有些陳舊,微光從格子窗簾透進,在駝色地毯上留下一道光斑。


椅子上有一只黑色雙肩小背包,是這個房間裡唯一熟悉的東西。


他跳下床,毫不意外的從背包的前袋裡找到他的髮圈。背包裡除了一套衣服、幾張鈔票,一只他根本沒在用的智慧型手機,還有一顆蘋果、一罐礦泉水,以及一塊麵包。


換上衣服、將頭髮紮成馬尾,穿上放在門口的那雙黑色布鞋,他拎起背包、深吸了一口氣,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這裡似乎是個小旅館,走廊上鋪著厚厚的花紋地毯,沿路走來沒遇到任何人,走廊盡頭電梯外寫著二樓的牌子,他看了看,轉頭往樓梯走去。


來到旅館一樓大廳,將房間鑰匙放上櫃台,那店員伸手來收回、扔進抽屜裡,雙眼始終沒離開過手裡的小螢幕。


「請問一下……喲呵……。」他歪歪頭,開口喊了幾聲,但對方根本頭也不抬,怔怔的看著手機螢幕,臉色呆滯的好像行屍走肉一般。


少年一口氣洩了下來,只得轉頭往門外走去。


推開雕花的金屬大門,外頭是一條十米寬的柏油路,此時大概還早,路上並沒有車輛,道路兩側的建築都不高,大約只有二三層,看起來像是個小鎮,所有的店家無一例外大門深鎖。


旅館正對面是條巷子,巷口轉角似乎是家蛋糕店,牆面漆著暗紅色的漆、掛著深黑色的帆布,店後方有好幾排鐵皮屋搭建成的倉庫,此時只有幾隻街貓趴在倉庫門口的斜坡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他掂了掂手裡的蘋果,左右張望了下,隨便選個方向走去。


半小時後,站在小鎮南端的吊橋前,看著『維修中,危險』的牌子和下面湍急的溪水,少年默默無言。


又過了好幾個小時,走完了整個小鎮,發現整個鎮上除了剛剛的旅館店員沒見到任何人。


北面是山腳的公路不知道通往何處,盡頭隱在濃濃的白霧中,肯定不是一雙腳能走得到,東面有鐵路,但車站還沒蓋好,西邊是山,峽谷一般險峻、根本爬不上去的山。


「啊啊這是什麼鬼地方?到底是天還沒亮、還是放個假能放到整座城都變空的?別說是人了,連隻鳥都沒看見……。」風逍遙已經吃完了他的麵包和蘋果,暫且放棄亂走,蹲在路邊扔著地上的碎石頭。


奇怪的是,對於一覺醒來身在陌生的城市,他心中只有隱約的興奮和躍躍欲試,卻沒半點不安,走了半天沒見到任何人卻不心慌,反而有一種要闖關沒先計畫好、浪費時間的焦躁感。


「這種感覺,好像剛進遊戲沒過好新手任務就亂闖,反而什麼地圖都開啟不了……見鬼了是哪裡有什麼新手任務啊?」他又喝了一口水,將罐子放回背包的時候,腦中突然靈光一現,想起了趴在倉庫外曬太陽的街貓。


幾十分鐘後,氣喘吁吁的少年終於跑回旅館對面的巷口。


此時大概已過中午,陽光都換了個方向,幾隻小貓在路邊嬉戲,看起來像首領的大橘貓則是懶洋洋的躺在原處,抬眼看見少年走到他身邊蹲下,也只是甩了甩尾巴,巍然不動。


風逍遙見牠不躲不閃,遂摸了摸牠柔軟的皮毛,油光水滑的,肚腩肥美又不怕人,肯定有人在餵養。


不一會兒,周遭散步玩耍的野貓都紛紛聚集過來,輪流用頭去蹭他的手心,膽子大的小貓直接跳上他膝蓋,少年也是蹲累了,乾脆席地而坐,很快就被當成浪貓理容院輪流上門討摸。


少年的臉上笑容沒停過,發現有隻黑白貓爬上他的背包、意圖鑽進裡頭,笑得更開懷了。


喀嗒一聲響起,在寧靜的巷弄裡十分清晰,瞬間浪貓們都停下動作、豎起耳朵,連著少年一同轉頭看向巷子對邊的側門。


隨著鐵門被推開一條縫,本來圍在少年身邊的浪貓們,不約而同跳躍著奔向門邊,豎直了尾巴、此起彼落的喵喵叫著,只有那隻帶頭的大橘貓慵懶的伸了個懶腰,長長的尾巴搔過他的手臂,從他身邊晃著肚子悠悠地走過。


鐵門終於被打開,從裡面走出個高大的男子,年紀大約三十多歲,身材魁梧,微卷的頭髮往後梳,露出一張刀削般的嚴肅臉孔,上身穿著一件V領黑T,手臂和胸前的肌肉結實得像是要撐破那件T恤似的,活像是個超級英雄電影裡走出來的人物。


那人腰間圍著深紅色的工作圍裙,現在上面掛著……三隻幼貓,最上頭的那隻已經成功攻頂來到腰間,第四隻正嘗試著跳上去。


男人一手舉著手上的托盤,一邊彎腰將扒在身上的幼貓一隻一隻撕下來放回地上,他十分艱難的往前走,這很不容易,意圖爬牆的小貓們前仆後繼,腳邊圍著一群死命打轉嚎叫的餓死鬼,一不小心可能踩到哪隻,完全是舉步維艱。


風逍遙看了傻眼,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悶笑著站起身走上前。


「哈囉這位大哥,需要幫忙嗎?」


男人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直到風逍遙以為這家伙跟飯店裡那個店員一樣,都被喪屍病毒吃光腦子、無法溝通了,才突然露出一絲意味不明的微笑。


「拿著。」


鐵驌求衣將手中的托盤一遞,上頭放了幾個長形的食盆,還有一個塑膠桶子,裝著滿滿的貓乾糧, 風逍遙接過時突然覺得胃抽動了一下,好像餓了。


下一秒,浪貓大軍掉轉過頭、團團圍上,換他舉步艱難了。


好在離放飯的地點不遠,兩人一番合力很快的就將食盆放在定點的位置,用小鏟子在盆裡放下乾糧,十幾隻浪貓井然有序的找好位置、邊呼嚕著埋頭苦吃。


風逍遙看那人放完了飯轉頭又走回去,忍不住在隊伍尾端蹲了下來,迅速的從手上的塑膠桶裡掏出一小把乾糧。


看著手心裡幾顆深褐色的星形餅乾,好奇的塞了幾顆到嘴裡嚼了嚼,再一口吞下,可惜飢餓沒半點緩解,掙扎了半晌又忍不住抓了一把來啃,直到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


「貓糧好吃嗎?」


「唔,沒味道,有點硬……。」還偏油了點,難怪一隻隻都吃這麼胖。


僵硬的轉過頭,就看到男人端著水盆站在他身後,臉上表情十分微妙。


半小時後,一盤色香味俱全的蛋炒飯放在餐桌上,洗好手的少年坐在餐桌前,看著油亮的米飯和蛋沫青蔥,雙眼發直。


「吃吧。」鐵驌求衣將湯匙遞給他,又拿著手機走回廚房,此時手機裡的群組聊天正在瘋狂的刷屏。


他看了一會,沒有回覆任何人,把手機塞回口袋裡,端著另一盤炒飯走出去。


風逍遙正瞇著眼吃得歡快,見他在對面坐下,也不覺侷促,反而開口向他打探這個城市的消息,言談之間十分輕鬆。


儘管鐵驌求衣的氣質看起來相當嚴肅難親近,還隱隱有一種危險的感覺,無奈一個看起來再怎麼有威脅性的人,在第一眼見面時身上掛著好幾隻貓,對待小動物溫柔又無奈的反差,想到那畫面風逍遙就是一陣捧腹,絲毫無法對他戒備起來。


——這位大哥肯定、絕對是個好人。


得知現在正在放年假,小鎮的人不是出遠門了就是在家裡窩著,沒有店會開門,明天大概就好多了。風逍遙想了想,自己晚上大概得回去對面的旅館再過一晚了,希望那個店員會理他才好。


吃完了飯替他收拾起盤子,十分感激的向對方道了謝順便稱讚了他的手藝,鐵驌求衣默默看著他,瞬間有種在少年的背後看到尾巴在搖晃的錯覺。


「別亂跑,明天等開市,可以在鎮上逛逛。」


說著倒了杯冰紅茶,從冰箱裡找出切好的檸檬片放了一塊進杯子裡,再遞給他,風逍遙一邊和他聊著鎮上有什麼好玩的,一邊漫不經心的接過。


手指相觸的時候,兩人都僵了一下。


自然不是什麼來電觸電的感覺,而是一個突兀的聲音自腦海中響起——


『紅線任務啟動,已綁定。』


「那個……。」少年睜大了眼,一臉驚恐的問他,「你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鐵驌求衣用另一隻手接過那杯紅茶、放回桌上,他低頭看著兩人相觸的左手,小指的指節上出現了一道紅痕,像一條紅線似的,死死的將兩人的手指綑在一塊,看得見摸不著。


風逍遙伸手去扳了扳,沒能拉開。


「這真是不科學……。」他喃喃地道,然後又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從今天醒來一切就沒科學過好嗎?


鐵驌求衣心裡也是一陣狂風暴雨在咆哮。


——這就是那群混蛋傢伙打包票的,堵到人就不怕他跑掉的真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