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補天織夢 臨芳繪影
關於部落格
最後一句別離,也聽不見。
  • 32814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1

    追蹤人氣

[軍兵] Endless Road 番外補遺。短篇合集 (上)

 

之一、長蛇軍團


女暴君姚明月所率領的長蛇軍團全由女性組成,又稱美人閣,其中的特務情報員個個繼承了團長美麗又狠辣的手段,令帝國的男人們聞之色變。


而姚明月本身則是樂於調戲各家將軍貴族,就連在帝國會議上也從未收斂,先王生性多疑愛猜忌,知道她有這點性格上的缺陷,反而對她更加信任。於是就連羅碧將軍那樣殺氣沖天、根本一點就炸的炮仗,姚明月還是天天玩虎鬚,就算被家暴也沒在怕。


但是這樣把帝國上下都調戲遍的美人閣,卻始終不曾對鐵軍衛出手。


風逍遙本來以為是軍長太過嚴肅古板、入不了姚明月的眼,或者是臉皮太厚了調戲起來沒成就感,但是,就連他偶爾在任務中遇到美人閤的成員,對方見著他也是繞路走,到底為什麼呢?


這個疑惑深埋在當時剛成為兵長的少年心中,直到有一天,狹路相逢。


軍長還未開口,站在一旁的尉長一個箭步踏上,深情款款地猶如在吟唱情詩、只差沒單膝跪下:「明月,好久不見了,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妳,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了一年三個月又七天……。」


風逍遙幾乎是整個人都躲到軍長的背後,才能擋住那見鬼似的表情和全身掉個不停的雞皮疙瘩。


女暴君的臉上也是一陣扭曲,像是看見了什麼驚悚的髒東西,臉色青白退後了幾步、忍著不適朝軍長微微點頭行禮。


軍長斜睨著身後的風逍遙一眼,扯著人走了,跟在他們身後的尉長仍是含情脈脈,一步三回頭,目送著那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姚將軍離去。直到伊人消失在走廊盡頭,才變臉一樣瞬間收回臉上的表情。


如此演技,風逍遙只能給他跪了。


--原來長蛇軍團從來避著鐵軍衛,是靠著尉長犧牲色相以毒攻毒換來的啊!


對此結論尉長表示:當年水月同天一個照面就把人家特務姑娘的衣服扒光搶走,還把黑鍋扣到人家整個軍團頭上,作為少數知道風中捉刀身份的人,見了你這不懂憐香惜玉怎麼寫的殺神,繞路走只是剛好而已。





之二、聯邦援軍


最先由九脈碎星帶中的安全航道抵達前線的聯邦援軍,是一艘十分傳奇的星艦。


--不死修羅,隸屬西劍流,曾經席捲聯邦的星盜。


風逍遙照約定時間去接頭的時候,見到的便是曾在聯邦有一面之緣的青年刀客,他的靈屬很特別,居然是三把刀。


「喔,原來你就是笨牛他們那個便宜師兄。」他搔搔頭,一時之間想不起對方的名字,「叫什麼來著……。」


「神田京一啦!」


西劍流最鼎盛時期,曾經擁有一整支艦隊,加上當時聯邦內亂如同散沙一盤,他們幾乎是打下半個聯邦的江山,如今縮減成一艘裝備精良的星艦,依然在星海中來去自如。


艦上的最高總指揮是軍師赤羽信之介,祭司死後,繼任的艦長是從未露過臉的天宮伊織,操作員和維修員有出雲能火和鬼夜丸,另有醫官衣川紫,在內戰最初曾經救過蒼狼王子的雨音霜和風間始,也都曾是艦隊成員。


據說他們的艦隊制服十分有特色,尤其是女孩子的制服,非常多種款式,從迷你和服到百褶裙,風格迥異各有千秋,難怪赤羽軍師連續五年都蟬聯了聯邦『最讓人嫉妒的男性』的寶座。


不過風逍遙沒登艦,只見到開靈屬機甲降落在樂園星的神田和赤羽,和他們交換了聯邦和帝國的情報,得到東瀛特產清酒一瓶,十分滿足,如果沒有那二十九罈來亂的百里聞香就更好。


後來鐵軍衛回到前線參戰的時候,白日無跡聽聞這件事,大嘆可惜。


「西劍流出品的女裝都是夢幻逸品啊,如果你要跳舞的話,最好穿百褶裙那款……。」配高馬尾很適合,西劍流很多高馬尾,包含赤羽跟神田都是。


「喂,什麼女裝?你在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沒有就算了,明月穿的那一種款式也可以。」就是胸前沒辦法墊,需要特殊處理。


「沒有那種東西!」風逍遙氣得翻桌,「還有我什麼時候要跳舞給你看了?」


白日無跡沒理他,繼續碎碎念著:「不曉得打完魔世以後,赤羽軍師會不會來帝國作客……。」


「啊啊啊老大,我拒絕跟老白目組隊!」兵長抓著頭髮慘叫,「這人根本沒辦法相處!」


「抗議無效。」軍長雙手環胸、氣定神閒,「申請駁回。」





之三、小七的新兵日記


上艦第一天。

教官問我為什麼加入鐵軍衛,我說金雷村在地門戰爭中被波及,發生了很多變故,如果我有能力,我也想要守護自己的家園,所以軍師問我願不願意加入鐵軍衛的時候,我沒考慮多久就答應了。

然後教官好像說了一句:又一個失足少年。

這話訊息量頗大,得記下來。


第二天。

教官留了一張清單給我說是訓練內容,自己就下艦去執行其他任務了。

其實我不是很明白地門戰爭終於結束,為什麼百勝戰號還留在聯邦邊界不回帝國。

打聽上層在隱瞞的戰爭機密是第一條訓練,軍師好像去找王上了,也許可以去跟軍長打聽。


第三天。

風軍長真是正直爽朗又親切。

原來地門戰爭導致之前天門封鎖魔世通道的封印崩壞,所以魔世又要捲土重來了。

雖然事實讓人憂心忡忡,不過完成第一件任務還是很開心。教官說我的優點就是誠懇,要善用這項優點多向軍長打探情報。

難道他不誠懇嗎?


第四天。

第二題居然是去打聽風軍長在升任軍長之前的室友是誰。

我大概知道教官說的誠懇是什麼意思了。


第五天。

在吃飯的時候聽情報部門的前輩們聊起,以前風軍長還是兵長的時候,夜裡的行蹤一直都是謎團。以我對他淺薄的認識,他如果不住寢室,那就住訓練室的模擬艙或睡在酒窖。

但為什麼教官的題目是室友而不是住哪裡?風軍長不跟前軍長在一起還能跟誰在一起?


第六天。

軍師回艦上了,然後下一題就是想辦法得知軍師面具下的真面目。

覺得教官在玩我。

墨雪是跟軍師一起回來的,他現在是我的室友。他看起來很沉穩,會是教官說的失足少年之一嗎?

我只知道風軍長是,全鐵軍衛都知道。


第七天。

我錯了,我只是去問風軍長當年他第一次出任務回來把自己關在酒窖三天,酒窖沒廁所他是怎麼解決生理問題的。

他居然認真的告訴我酒從他身上只是借過暫存,從哪裡來就哪裡去。

我真的錯了,風軍長就算是一臉正直也會講垃圾話。

在他心裡我已經不誠懇了。


第八天。

除了誠懇我大概還有個優點是存在感低吧?

跟風軍長講話講到一半軍師來了,他們就無視我的存在開始講垃圾話,從地門鐘聲講到王室秘辛,再講到鋒海主人如果嫁去黑水城對方得出多少聘金。

我回去得把正直兩個字反著寫。

不過風軍長究竟是只有在軍師面前才不正直,還是一直都這樣,這點情報仍待確認。

在教官面前肯定不準,因為再正直的人遇上他都會被扭曲。


第九天。

教官說過情報不是記者寫新聞,不能只靠猜測亂編,要有證據。所以就算我填了答案說風軍長的室友是前軍長,還是得提出證據。

對了前軍長就是現在的軍師,這全鐵軍衛都知道。

所以更煩惱了,軍師的面具下面肯定不是前軍長那張臉,否則教官不會出這個題目。


第十天。

墨雪居然給了我一套軍師的披風和面具,一模一樣的質料,他到底哪裡弄來這些東西?我以為軍師在艦上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洗衣機呢!

對我的反應墨雪只是嘆了口氣,說我注意的重點永遠跟常人不一樣。

教官說這是正面評價,這就是軍師招募我進鐵軍衛情報部門的理由。

他是真的在誇我嗎?


第十一天。

墨雪給的道具真貼心,面具附有變聲器,披風底下還有墊肩跟胸甲,是知道我撐不起軍師那樣挺拔的身材嗎?總之在正式出場前得先研究軍師的語氣和走路的型態。

教官說偽裝也是情報人員必備的技能,我會好好學習的!

第四題也出來了,居然是要我促成軍長和軍師在模擬艙對戰。


第十二天。

研究好軍師的路線知道他今天會失蹤一陣子,就嘗試了一下穿戴軍師的披風和面具去酒窖,發現那裡冰櫃放的風月無邊瓶子和上次軍長手上拿的的不一樣,大概是版本年份的差異,也許能夠拿來當第二題的證據。

然後被軍長堵到了。

更正,是堵到來偷喝酒的軍長。

風軍長說現在酒窖歸他管,風軍長說就憑你那小身板,風軍長說誰管你未成年照樣要壓得你翻不了身,風軍長說……。

訊息量太大了,我開始懷疑他認出我是冒牌的所以在亂嘴砲。

差點嚇死,還要照記憶裡軍師的語氣對他說明天模擬艙見,沒講詳細時間這樣軍長就會自己去跟軍師再約。不曉得會不會成功。


第十三天。

風軍長真的跟軍師去對戰室躺了,有這麼順利嗎我好惶恐。

最後一題是找情報部門幫忙駭進去頻道偷窺他們在做什麼。

我還是不知道教官為什麼要我去偷窺軍師夫夫親熱,所以我猜他是在考驗我的道德,俏如來說人要有底線,超過底線的事情是不能做的。

於是我很果斷的填上為了隱私拒絕偷窺。

附帶一提,軍師他們從中午躺到現在都過午夜了還沒出來。


第十四天。

兩個星期的初步訓練結束,教官也回來驗收答案了。

他看到答案的表情很精彩。


第十五天。

好吧我終於明白,軍長跟軍師的關係你知道我知道全鐵軍衛……不,全帝國都知道。

所以教官是要委婉漸進的讓我知道這件事,雖然我覺得他看好戲的成份比較高。

但為什麼教官會認為我不知道呢?


    ※    ※    ※


「我以為全鐵軍衛都知道。」小七一臉狀況外。


「……也包括你這個剛加入的?」


「可是軍長跟軍師在一開始就告訴我了。」當初風逍遙從海境來到金雷村的時候,他就好奇過他手上的兩個靈屬戒指--上面的隱藏漆已經被磨掉了。據說是屬於他另一半的,後來地門戰爭再見到鐵軍衛時,他就發現那個戒指出現在軍師的手上。當時以為是認錯,便認真的問了,而軍師也爽快的回答了,他就是那傳說中的另一半。


白教官抽著嘴角轉頭,墨雪無言聳肩,而風軍長冷笑著出現在門口。


「哼哼哼,再八卦啊你!」


沒鬍子小白臉一抬頭,看見站在風逍遙身後的御兵韜,頓時了然。


--涮手下來哄他高興,老大你也不容易啊!


 



所以你知道下半部會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